小心疫症後的疫症

陳仲謀醫生 | 2020-02-18
香港經歷了大半年的社會動盪,稍為平息後,又有傳染力更大的疫症攻擊,市民所受到的壓力比SARS時猶有過之。(何澤攝)

「春寒料峭,病毒幽渺,一聲叫破香城曉,罩兒真少,價兒真貴,防疫設備憑人要。東家嫌少,西家嫌貴,樓頭嬌罵嫌遲了!人心潦草,政府懊惱,明天又嘆飄零早。」這是改自新文學創造時期、詩人劉大白《賣花女》的第一節。

中國傳染病學泰斗鍾南山最初樂觀的預期,正月十五日(2月8號)會是疫症的高峰期,現在西方情人節已過,疫情仍然非常嚴峻,有人還擔心香港的情況會更壞。全球都希望鍾教授最新的預測會應驗:感染人數會在本月底開始穩定,到4月中便可能逐漸消失。

世界衞生組織最近在日內瓦開會,商討全球抗疫的方法,公布新病毒的名稱為COVID-19,但實質具體的行動,相信最終也是流於空談。各國都有自身的利益,分別制訂各種限制措施,包括人口的流動和物資的進出。香港在這方面的舉措遲緩,市民對政府的信心不足,似乎是公認的印象。市民基於「自求多福」的本能反應,突然爆發出來:半夜排隊搜購口罩、把藥房的消毒用品買光、將超級市場的大米和衞生紙搶購一空。市民異常狂躁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已經陷入焦慮和恐慌的漩渦之中。人在慌亂中失去理智,是動物性的本能反應,就好像蘭桂坊「人疊人」和卡拉OK大火「人踩人」造成重大的傷亡慘劇一樣。人在極度恐慌中作出的決定大多數都是錯誤的,而引起的後果可能會更加惡劣。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冷靜地向其國民提醒:Fear can do more harm than the virus itself(恐懼導致的傷害性比病毒更大),並向大眾免費派發100萬枚口罩,穩定社會的情緒,增強民眾的抗疫信心。

香港市民現在的精神狀態是抗疫的初期:誤信謠言,無所適從,各自求生,突顯人性的自私及盲目的羊群心理,但這是難以避免的。17年前SARS爆發,市民人心虛怯,當時筆者被醫學會任命為對抗SARS行動的「精神健康召集人」,在工作過程中體驗良多,發覺市民對這兩次疫症的心理反應大同小異。

抑鬱傷害大於恐懼

疫症中期,部分人已經承受不起巨大的心理壓力,焦慮過度而出現抑鬱的病徵,SARS後便是香港有史以來錄得最高的自殺率:100000:18.8。根據初步的研究顯示,輕生者80%至90%患有精神病,其中70%是抑鬱症病人。死於SARS的市民,包括醫護人員在內,高達299人,但接續自殺的人更超過千人,所以,筆者認為Depression can do more harm than fear(抑鬱導致的傷害比恐懼更大)。抑鬱病變成疫症,應該漸為大家所接受,因為港大公共衞生學院在去年6、7月間,確認港人患抑鬱症增長至9.1%,其中有自殺傾向的為4.6%。負責調查的梁卓偉教授直言不諱,認定抑鬱症已成為本地的疫症。抑鬱和自殺有密切的關係,是不爭的事實。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香港經歷了大半年的社會動盪,稍為平息後,又有傳染力更大的疫症攻擊,人禍天災接踵而來,市民所受到的壓力比SARS時猶有過之。現在市民還未看見防疫的曙光,盼望5月的太陽熱力可以消滅病毒,但這漫長的3個月實在難捱。香港人的確診數字應該會繼續增加,人人都擔心會出現社區大爆發。經SARS一役,市民的警覺性大增,加上網絡大行其道,真假消息甚囂塵上,促使人心惶惶,市面被愁雲慘霧籠罩。有人足不出戶,有人入院治療,有人要被隔離,如果死亡數字上升,大家的憂慮會雪上加霜,小則會有「適應性障礙」(Adjustment Disorder),大則可能衍生「創傷壓力症」(PTSD)。

香港經過「雙剎」臨門,經濟必然重創,百業蕭條,特別是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這些僱用大量勞工的行業可能出現大規模裁員潮。普羅大眾面對失業的威脅,情緒鬱結,就如在傷口上撒鹽一樣,痛苦難當。但願香港的樓市和股市保持穩定,政府有關當局能向市民提供足夠的防護物資,增加施政的透明度,恢復市民的信心,使大家能齊心協力、冷靜應對面前的困難。

長遠而言,部分市民因為受內外的打擊,可能出現「認知上的偏差」,例如杯弓蛇影和杞人憂天的情意結,對精神健康構成重大的隱憂,對日後再遇上相類的問題時,會重複過敏和非理性的情緒反應。

今天市民的情緒無處發洩,康文署關閉了所有設施,連圖書館也重門深鎖,朋友聯誼聚餐成為禁忌,市面一到晚上八點,人流稀疏,恍如死城。香港瞬間變成「抑鬱之都」,人處於其中,不難染上抑鬱症。

政府部門各自為政

筆者曾多次呼籲,抵抗抑鬱的撒手鐧是:恒常的有氧運動、正常有序的社交活動、足夠的戶外陽光照射、均衡的飲食睡眠。可是,前三者在防疫時期勢難如願,市民不能獲得身心的平衡,長此下來,大家在缺乏安全的環境下困在家中,很多人都會「鬱悶成疾」。在預期疫症之後,香港人會有嚴重的精神健康失衡,醫院管理局必須未雨綢繆,不能重複醫護人員深恐保護裝備不足而作出的罷工抗爭。他們在抗疫的前線,承受最巨大的壓力,所以其精神健康一定要得到最大的照顧。

政府應該向廣大市民灌輸正向的思想,鼓勵大家在適當的情況下做有益於平衡身心的活動;效法英國足球界的「昂首運動」(Heads Up Programme),直接宣傳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以提高人民的心理質素。

綜觀今次特區政府處理瘟疫的表現有待改善,最明顯的是各部門各自為政,進退失據,完全缺乏協調的能力。筆者不是防疫的專家,不敢越俎代庖;本人只以精神健康團隊的一分子,向有關當局再進一言:精神健康是專業多元化的事業,需要社會各方面的參與才能事半功倍。我們一定要學習各先進國家的例子,成立「精神健康公署」(Mental Health Commission),統籌精神醫療、復康、教育、宣傳、就業、法律、住屋和經濟等問題,才能有效應付將來急增的需要。所謂「前車可鑑」,不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必然自食其果。

現在疫情危急,筆者希望大家放棄成見,齊心抗疫。雖然元宵已過,瘟疫未退,本人在當日賦詩祝大家成功抗災:「元宵佳節慶元宵,才子佳人兩相邀。何懼冠毒兇且猛,中華兒女不折腰!」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精神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