旨哉所為

顧小培 | 2020-03-06

昨天談及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發表,有關野生動物「非法交易」、「濫食陋習」、為「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草案》,內中載有禁食之(黑)名單,以及可食用的動物列表。後者可以稱之為「白名單」,包括:豬、牛、羊、驢、兔、雞、鴨、鵝、鴿等。看到這個名單之所謂「白」,我憬然若有所悟:這個「悟」,乃是從前一向take for granted而未曾怎樣醒覺者。想起來,全人類原是一直在「奉旨」(甚至「老奉」地)吃這些動物。這裏面的「旨」字,可以用多方面角度去看。

首先,「旨」解作「天意」。《正字通》有道:「凡天子諭告臣民曰『詔旨』,下承上曰『奉旨』。」在這方面,人類竟是在play God(扮演上帝的角色),再而從中找到一個合乎「旨」(天理)的原則,自我辯解:稱之為「弱肉強食」。不但如此,做出來時,更是假惺惺扮有慈悲之心,連聖人如孟子也矯揉造作得很。他說:「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只須「遠庖廚」,就是「仁」的表現。小時候我曾在小學課本中讀到過一首詩,內容有關宰殺一隻羊,其中正是有這幾句:「說你祥,說你義,說你善,說你美,加你許多好名字,你也該知道他們的意:只想你,甘心為他效一死……」

再看「旨」這個字的構造,下面的那個「日」,本來原是「甘」字。《說文解字》中解釋「旨」:「美也。从甘,匕聲。」「旨」之本義為味美。香港人辦婚事,迎親時男家大門上往往貼上一副對聯:「幸有香車迎淑女,愧無旨酒宴嘉賓。」「旨酒」乃是美味的酒,語出《詩經》〈鹿鳴〉:「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所以「奉旨」,不外乎因為牠們「味道好吃得很」。

「旨」也可用於「宗旨」、「意旨」,解作心意、志趣。韓愈的文章〈答陳商書〉中有這樣的一句:「辱惠書,語高而旨深;三四讀尚不能通曉。」試想想看,人類千方百計地將野生的雞、牛,多番變種改良,全是為了適合人類進食而故意演化之,成為更好吃、更好看、更有營養,甚至更容易生產,也就是更快、更多。雞和雞蛋的主要生產,早已完全工業化。日本的和牛,採用特選的草以及含高蛋白質的飼料飼養,更聘請專人為牛隻按摩及灌飲啤酒。各式各樣的方法,乃是為了令其肉質更鮮嫩。牛的生存只有一個目的:給人類果腹。這種「旨意」,最是明顯不過。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草本對症 尋醫不問藥》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