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功能安全網 從COVID-19看基層醫療之重要

李君兒 Maira Qamar | 2020-03-16
面對目前嚴峻的公共衞生挑戰,重中之重是要於驚惶失措的社會中穩定人心、善用基層醫療資源,以及動員不同崗位的大眾參與抗疫。(法新社圖片)

在對抗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上,香港的應變能力和社會中不同持份者攜手協作的成效備受爭議。有關該病毒的討論,已日漸激發大眾焦慮。雖然社會恐慌是任何危機發生期間普遍的現象,但我們可以採取正確的措施加以改善。只有團結和合作才是戰勝任何危機的關鍵。

早於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前,香港以醫院為中心的醫療系統已處於崩潰邊緣,當中為人詬病的包括落後的基層醫療體系、昂貴的私營醫療服務,還有公營醫療人才流失,以及輪候時間過長等。這種顯然不可持續的醫療模式,令前線醫療人員缺乏喘息空間,尤其於公營醫院內,更遑論要妥善應對公共衞生危機的爆發。

在這種困境下,儘管前線醫護人員已為遏止病毒危機而力挽狂瀾,可是孤掌實在難鳴。面對目前嚴峻的公共衞生挑戰,重中之重是要於驚惶失措的社會中穩定人心、善用基層醫療資源,以及動員不同崗位的社會大眾積極參與抗疫。

為了減輕當前公營醫院處理疫情的重擔,有關部門絞盡腦汁,如於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招募志願人員加入公營醫院協助抗疫。但這種臨時措施治標不治本,從長遠而言,正如早前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概述,我們需要一個更強大、更具應變力的醫療體系。配合團結香港基金的香港醫療體系研究報告倡議,本地醫療系統應建基於穩固的基層醫療系統上:不僅能夠滿足急劇老化的人口需求,同時還能抗衡突發公共衞生危機。

借鑑澳洲經驗

世界家庭醫生組織(WONCA)主席李國棟教授最近亦在醫學國際學術期刊《家庭醫學與社區衞生》(FMCH)雜誌上發表論文,指出基層醫療在公共衞生緊急情況下的重要角色,並強調加強家庭醫生和基層醫療團隊角色的迫切性,如社區醫療人員能協助及早發現病例和提供公眾教育。如今疫情可說是發揮社區醫療龐大潛力的最佳時機,讓香港脫離以醫院為中心的傳統醫療模式。

為此,我們需要運用社區資源來鞏固基層醫療系統,使其成為社區護理的首個接觸點,並在疫情中盡其所長,如維持常規醫療服務、識別高危患者、減緩社區爆發、增強公眾抗疫能力等,多角度對抗公共衞生危機。

2016年澳洲制訂了詳盡應急計劃,為傳染病爆發期間協調和動員各級衞生系統作出指引,不僅明確定義醫院的角色,還強調了於第一防線的基層醫療提供者和家庭醫生的作用。通過協調疾病感染控制計劃,當地有效地展示基層醫療工作者如何能在疫情爆發時擔當守門員,以精簡程序使可疑病例能於醫院及時獲得治理。

填補訊息鴻溝

正所謂未雨綢繆,該指南更早已要求醫院制訂業務延續計劃,保證現有醫療服務在非常時期仍能正常運作。這包括預先啟動公私營協作,則於傳染病相關的緊急情況中,讓私營服務者為病人在家中或外展中心提供到醫院級別的護理,從而減輕公營醫院的壓力。

基層醫療更能透過促進傳遞可靠的訊息以加強社區預防。在謠言滿天飛的疫症期間,先進的資訊科技更加劇了「訊息疫症」(infodemics)的增加,令錯誤資訊廣泛傳播,嚴重破壞公眾的信心。

慌亂的社區需要一個安全的空間,為將來的醫療危機建立更可靠的訊息渠道。善用社區和基層醫療提供者之間的協同關係,可使我們持續評估公眾對疫情的看法、情緒、態度和行為。基層醫療亦可擔當可靠資訊的傳播平台,並即時向外發布準確的公共衞生訊息、說明感染疾病風險,以及提醒採取預防措施。

當我們評估社區在危機中所扮演的角色及其與醫院護理的聯繫時,特別於今天所面臨的危機中,我們其實是在作出兩種觀察:一是公眾對疫情爆發的情緒,二是我們的醫療體系對疫情的應變力,而兩者之間便是基層醫療。如能充分發揮其潛力,尤其是在緊急情況下,則可作出強大的互惠作用──因為幫助社區就是幫助我們自身。

改善基層醫療

我們需要深入反省當下刻骨銘心的教訓,並將勤補拙以改善我們社區中嚴重滯後的基層醫療系統。基層醫療的全面發展可說是迫在眉睫,縱然政府最近於建立地區康健中心上獲得進展,但並非能一蹴而就。基層醫療能有效地裝備社區以應對危機,更重要是強化我們的醫療系統以渡過危機,並加快復原;總括而言,便是為現時殘缺的醫療系統提供必要的應變力。

撰文:李君兒_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Maira Qamar_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

 

[信健康] 基層醫療應重視,資訊正確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如今疫情可說是發揮社區醫療龐大潛力的最佳時機,讓香港脫離以醫院為中心的傳統醫療模式。(中新社圖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