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就是殺生

顧小培 | 2020-03-23

手機上傳來一段短片。一位女士躺在醫院床上,鼻孔中插着氣管插管,雙手近手腕處都有靜脈吊針。她用斷斷續續微弱的聲調說:「各位,請不要再冒險了,否則下場就像我這樣,耽在病床,難以呼吸。」那是一個在深切治療部的病者。她患的病,相信正是目前在全世界肆虐的新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毒導致身體免疫系統的過度亢奮;在傾盡全力抵抗入侵者的同時,也傷及肺組織,呼吸功能大損。

無論是怎麼樣強壯的人,縱使他的身體能抵受怎樣嚴厲的攻擊,你若叫他停下來不要呼吸,絕不可能;不須堅持很多分鐘後就會直接喪命。呼吸是無可替代的身體功能。此外,身體還需要喝水、進食,不可或缺,別無選擇。

吸進身體的氣體必須是氧,飲用的必須是水,那也是沒有討價還價餘地的。食物的選擇範圍則比較廣泛得多,但亦有一定要求。人類以至任何動物,都以進食其他生物維生。殺生以自存,乃是必然的。唯一例外的是,我們不以自己的物種果腹,道德上,人肉是不吃的。

所以,在「取其他生物吃進肚子中賴以活命」這回事來說,我們不須過分地惺惺作態。人人都這樣做,也不得不這樣做,不可視之為殘忍。不過,以部分個別的人而言,殘忍與否,有程度上的分別。他們認為,吃素比較更有善心。

為什麼吃素比較更有善心?最大的原因可能在於植物沒有感覺,更沒有情緒,統而言之,廣州話稱之為「冇性」;所以把它吃掉,不算是做壞事。但這卻像是惠子對莊子所說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你不是植物,怎可能知道植物「冇性」?植物之中那些靠光合作用維生的,肯定會隨着光源生長。有些植物懂得捕捉昆蟲。最常見有感覺的,莫如含羞草,只須輕輕碰它,它馬上有反應。

若走近些,再仔細地分析,可能植物比較動物更不應該拿來吃。第一,一般植物都不具侵略性,對人類秋毫無犯,我們為什麼要害其命?那是不仁。植物吸取二氧化碳,釋出氧氣,有功於動物,包括人類。我們反而將其吃掉,乃是不義。植物一生困於土中,不能走動,我們取而食之,是乘人之危,欺凌弱小。如果我們認為吃素為善,食肉為惡的話,牛羊乃善,虎豹乃惡,取牛羊進食而捨虎豹,乃是欺善怕惡。

再者,如果我們想替天行道,須儆惡懲奸。不宰殺鯊魚而食之,無異助紂為虐。藉畜牧種植培育生命,只為了最終滿足自身,可算是處心積慮逆天的行為。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草本對症 尋醫不問藥》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