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世紀大瘟疫的應對心態(上)

陳仲謀醫生 | 2020-03-24
我們要克服目前的困境,在心理狀態上一定要有恒心和耐心。(法新社圖片)

港府最近宣布因應全球瘟疫爆發,所有地區除中、台、澳之外,都被列為「紅色旅遊警示」,強烈呼籲市民如非必要,切勿外遊。今次的新病毒會造成世界性的災難,幾乎可以肯定了。

《道德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老子暗示大自然所孕育的東西,一律平等,但人類為一己私慾,貪婪地攫奪其他物種的生存空間,濫捕殺戮,污染地球,破壞生態平衡,必遭反噬。其實,有哺乳類動物存在,就有冠狀病毒的存在,是一個絕對合理的推論。據文獻記載,早於公元前便有天花肆虐的情形,直到1985年,牛痘接種推廣全球,它才終於銷聲匿跡。清朝的康熙大帝在孩提時曾患上天花,經耐心治療才大難不死,中國才有「康、雍、乾」的盛世。

恒心耐心

康熙的復元,最重要是他當時年幼,受到嚴格的約束,經過御醫長期細心的醫治,才可以長大成人。二十一世紀十至二十年代的交替,人類的醫藥比起300年前不知進步了多少,但如果我們要克服目前的困境,在心理狀態上,一定要和玄燁一樣有恒心和耐心。

隨着WHO宣布全球進入「瘟疫狀態」,歐洲成為發病的「震央」(Epicenter),意大利「鎖國」,德、法「封關」,中國的輸入病例超過本地衍生數字。COVID-19的傳播早已進入新階段:由東方向西方走,不難會再轉一圈回到東亞。早前的重災區中、日、韓,疫情有望漸趨緩和。日本仍然堅持奧運如期7月在東京揭幕,便可見一斑。

究竟將在炎夏出現的高溫會否在北半球內遏制新病毒的傳播,甚至使它灰飛煙滅呢?專家眾說紛紜,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但像鍾南山教授有較樂觀預測的人,相信屬於少數。

歷史教訓,血漬斑斑,但人類總是善忘的。西諺云:「希望最好,準備最壞。」可是歐美各國現時的混亂,就是忘記了祖先的遺訓。這些所謂先進國家,在中國政府鐵腕封鎖武漢時掉以輕心,不作好防疫準備,甚至有隔岸觀火之嫌,循例撤僑和限制某些人入境,虛應故事,犯了兵家「輕敵」的大忌。

反觀港、澳、台,因為受了17年前SARS的教訓,嚴陣以待,做足防禦措施,被人嘲笑搶購口罩和其他物品也在所不惜,疫情才得以穩定下來,雖然地理上接近「舊震央」。但在全球爆發的情況下,香港築起的防禦網究竟可以維持多久?內在:港人心理上的忍耐力;外在:大量歐美的留學生回港避難,內地復產,中港出入人流勢必增加。

疲憊效應

《左傳》:「一股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港人最初耗盡心力儲備防疫用品、居家工作、停課、減少社交活動,都能響應衞生當局的宣傳。可是,近來這些嚴謹的守則似乎有鬆懈的跡象,尤其是在假日的商場,人頭湧湧;而上山呼吸新鮮空氣的人摩肩接踵,棄置在路旁的口罩和地上的落花互相輝映。筆者擔心在7月流火的艷陽天,街上的行人能否在汗流浹背下仍能戴上已沾濕了的口罩和護目鏡?尤其是醫護人員穿戴的「重型裝備」,更會使他們的工作百上加斤。

參加馬拉松長跑的健兒,縱然在途中感到極為疲累,但心目中是有確切的終點,甚至預早已對準42公里195米的目標進發。可是,港人這次面對「疫症馬拉松」,根本一無所知,例如長度、斜路、山徑、天橋和隧道,更遑論是風速、相對濕度和溫度。在這種嚴重「未知數」的情形下,心理上的韌力必然大減,疲憊效應(Fatigue Effect)的打擊下,恐怕港人勢難幸免。

話得說回頭,社會的正常活動決不能無止境地停擺。全面復課和復工是遲早的事,但病毒的傳播無時間表,非人力所能控制。莫非我們真的要望天打卦、坐以待斃?

「盡人事,聽天命」,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是一句好的座右銘。縱然前面困難重重,大家都要迎難而上,按部就班解決緩急先後的問題。長期作戰,當然需要充足的軍餉糧秣。現在全球都缺乏口罩,絕大部分國家都禁止出口防疫用品。香港市面口罩的供應仍然短缺,而且價錢昂貴;據報醫管局N95口罩的存量只敷一個月之需。

顯而易見,如果普羅大眾缺乏應有的防疫用品,就像軍隊缺糧,軍心必然散渙,兵敗就如山倒。現實上,社區會出現大規模傳染,病人大幅增加,使公共醫療系統崩潰。為今之計,當局務必盡早確保有足夠口罩,目標是自給自足,恢復民眾長期抗疫的信心。當務之急是處理從疫區回港人士的隔離問題,設法做到滴水不漏,以免做得不錯的防疫成果毀於一旦,令本地傳播的個案死灰復燃。另外,政府應該加緊宣傳,抗疫措施可能會長年累月,好教市民有心理準備。

保持韌力

另外,有關當局必須籌劃病毒擴散的準備,預留多一些新建成公共房屋作為「隔離及檢疫中心」,並作最壞的打算── 封城。

總言之,官民之間務必通力合作,互相信任,一齊打場持久戰,而充足的物資和心理準備是首要的條件。在長期鬥爭中,要保持韌力,需要群眾的智慧,切勿犯上損人不利己的蠢事,例如:有病徵就如實報告,立即求醫。至於在「打困籠」中,市民怎樣維持身心健康,本專欄和其他傳媒都有詳盡的介紹。

香港和歐美地區的情形不同,不能「邯鄲學步」,抗擊這個「隱形殺手」(人在未有病徵前已潛藏病毒),否則容易失足。雖然它現時特別向年老和體弱者狙擊,暫時對青壯人士的殺傷力不大,但參考「西班牙流感」的案例,當時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第二波興起時,病毒變種(Mutation),為害比前者更甚。

全球人類在這個危急存亡之秋,必要撇開政治因素,全力開發疫苗和相關藥物。病毒始終會和人類相終始,我們大概永遠要「與狼共舞」。2005年有一齣電影名為《強戰世界》(War of the Worlds),病毒協助人類,消滅了侵略地球但沒有免疫力的外星人。不過,人類在對付病毒時,一定要小心翼翼,避免重蹈特洛伊(Troy)木馬屠城的覆轍:苦守10年,毀於一晚。

我們一定要有耐心、恒心、小心和愛心。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精神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