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褒貶

顧小培 | 2020-03-26

現今一般理解的所謂「女權主義者」,是指一些抱有「追求男女平權」觀念信念、以至倡議將這種想法訴諸行動的人。她們的出發點是,社會虧待了女性;提出的例子包括父權(例如姓氏)、家務分配、工作待遇,以及多種「公然」或「隱性」的性別歧視。隱性的,有如傳統重男輕女的思想,以至一些職位升遷晉級中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現象。後者尤其可見於很多(專業及大機構)管理階層中,彰顯在一些令女性斤斤計較和忿忿不平的「女性所佔過低」人數比例。公然的,有如一些國家法定的皇位繼承次序。

上述種種,乃是建基在「我(女人)也是人,你(男人)也是人;為什麼你可以比我強?」另有一些,則是植根於「我是女人,具有一些天生和女性獨有的體況與弱點,所以應有相應特權」的理論。那些特權包括生育權、墮胎權、產假、免受性騷擾和家庭暴力的特殊保障等。歷史上尚有其他,不過現在已經普遍地改善了,諸如受教育權、選舉權、就業機會、相同薪資等。

哲學家羅素指出,還有一種可說是「徹底女權主義者」(thoroughgoing feminist)。她們認為男女不單單須平等,更應在多方面將情況逆轉,換言之,男人應該把他們一向「佔便宜」的東西交出來,從而進入女性以往「受欺凌」的處境。他舉一個例子闡釋。譬如說:「孩子不可縱容,否則他會走上歧途,最終受害的是他的父母。」一般女權主義者會修改之:「孩子不可縱容,否則他或她會走上歧途,最終受害的是他或她的父母。」但「徹底女權主義者」乾脆會將其修正為「孩子不可縱容,否則她會走上歧途,最終受害的是她的父母」。她們也堅持:男士須同意男不如女;另一方面,女大當婚,男大當嫁;生的孩子應該跟母姓。

我有一位男性朋友,卻可說是「徹底男權主義者」。他說,現今針對冠狀病毒的測試,把染疫者稱為「呈陽性」,乃是對男性的不敬。既然我們有「確診」這個名詞,就該沿用,不應該把陰陽性別套進去了。

我說:請你不要把「陽」與「陰」兩個字局限於「男」與「女」的意思,也請勿對號入座。沒錯,一般人將陽比喻為男性、陰比喻為女性,但那只是將陰陽的個別性質套用於分辨雌雄而已。《易經》《繫辭》說:「一陰一陽之謂道。」《老子》則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負」是指置在背後,「抱」解作位於胸前,乃是泛言「相對」而已。「陽」與「陰」,並不專門描述男女。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草本對症 尋醫不問藥》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