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春天

青斯 | 2020-04-04
疫情的新常態不可到擠迫地方,欣賞英偉的木棉花,各花入各眼,提供足夠空間!(作者圖片)

盛開的木棉花讓人知道春天降臨,又是追霧和交稅的時候。和往春不同的是稅單剛在3星期前才到,遲來4個月,要順延交稅了。追霧興致也受疫情影響而減低,皆因到山頂盧吉道及飛鵝山追霧者眾多,要站前排就得早到,而在密集腳架陣守候數小時,若群組中出現確診者,我就變緊密接觸者!

源頭阻截

疫情瞬間萬變,歐美的爆發一發不可收拾,英美法德意西瑞諸國,確診宗數均以萬計。反觀南韓在早期爆發採取果斷措施後,已能把確診數字保持在10000之下(3月31日凌晨數字,下同)。10000這數值本身沒特別意思,只心理關口而已,定要知人口多寡來判斷其嚴重性。若從確診宗數看,榜首順序應為美國、意大利、西班牙、中國、德國、伊朗、法國、英國、瑞士和比利時。但若以每10萬人口確診數字看,榜首順序變成盧森堡、瑞士、西班牙、意大利、奧地利、比利時、挪威、德國、荷蘭和法國,美國不入十高。

控制疫情的理論不外是源頭阻截, 找出染病及帶病毒者並予以隔離,減少接觸機會如社交距離和個人衞生,和靠群體免疫,但實行起來絕不容易。香港、新加坡、台灣、加拿大和南韓等地,分別受過SARS和MERS的洗禮,政府有應變計劃,做源頭阻截,追蹤接觸者和隔離檢疫等工作。台灣在去年除夕就對從武漢飛來的飛機,實施上機為乘客量體溫;1月中派員到武漢了解,意識到問題嚴重後,就加强防疫措施,成首個禁飛武漢的地區,更不許口罩出口,穩定口罩價格,而民眾的防疫意識亦配合政府措施。

新加坡在源頭阻截和追蹤接觸者方面做大量工作,但他們估計也只能追蹤約一半的個案;南韓在教會爆發出現後,大力追蹤接觸者,提升化驗室能力,務求對一切有懷疑者都取其樣本化驗,寧枉無縱。反觀英美歐諸國,都沒採相應行動去追蹤隔離和檢疫,更未有盡早提升實驗室能力,意大利雖然很早就停止與中國的飛機來往,但歐洲諸國沒邊境可言,不能做到真正源頭阻截,有些國家隔岸觀火並存僥幸心態,錯失防疫良機。要透過群體免疫來阻斷傳播鏈是極困難的,社區內要有極大量群眾受過感染才有這效果,目前所有國家的感染比率與此仍相去甚遠!不過第二波疫情令香港新加坡都存變數,還看這兩星期措施能否成功!

港人生活大受疫情影響,大學都要採取視像授課,這也有得着,一些平時不願表達意見者,似乎較容易發言,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對前景定要樂觀抱希望!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