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嚴」字對抗全球瘟疫

陳仲謀醫生 | 2020-04-07
本地疫情非常嚴峻,每個人都有責任放棄部分個人自由,防止病毒在社區爆發。(法新社圖片)

正是世界流轉,斗轉星移,3個月前中國被疫症蹂躪的情形,在歐美等國家先後出現,其慘烈程度比湖北有過之而無不及;而神州大陸似乎已經掌控疫情,並逐步重新開放重災區的工商業和穿州過省的集體交通運輸。

WHO稱讚中國對抗病毒的措施成功,當然有部分人會持相反意見,但無可否認,中央政府秉持「從嚴處理」去對待問題,地方政府莫敢不從的事實是最主要的原因。疫情出現始於武漢市,北京當局毅然下達封城令,要做到滴水不漏;美國紐約州的確診數字約佔全國一半,特朗普總統曾計劃封鎖該區,但被州長反對後竟然「臨陣退縮」。這件事當然顯示了中美兩國的國情不同,但亦彰顯了面對危機時,最高當局的取向是否有足夠權威去宣布實施嚴格的命令,從而能針對大多數人的利益。或者有人會質疑這種「威權手法」損害民主,犧牲個人自由。

新冠肺炎肆虐至今,遍及全球,已經成為另一類的「世界大戰」(人類和病毒展開全面戰爭),如果各國政府不採取「毒蛇螫手,壯士斷臂」的極端手法,疫情可能會造成更多人死亡,超越真正的世界大戰,所以WHO極力推薦中國方法給各國參考借鑑,而當中的主導思想就是一個「嚴」字。

筆者認為中國防止病毒傳播的「嚴厲」手法,是極為適用於香港現時所處的嚴峻情況,成功與否必在乎港府的決心和市民的合作,而兩者都首先需要有「從嚴」的心理準備。

法例不夠嚴厲

全港700萬市民和幾十萬外傭都要有一個共識,就是本地疫情非常嚴峻,每個人都有責任放棄部分個人自由,防止病毒在社區爆發。美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確診個案和死亡率已經超過中國的官方數字,而且暫時並未有受控的跡象。一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特朗普揚言自己是「戰時總統」,卻謙卑地期望美國人染病死亡的數字低於10萬人,已經非常成功(全國每年平均死於流感的人大概是2萬多至7萬多人),可見這種新型病毒的殺傷力和傳染性都不容忽視。最初歐美政府輕忽的態度,官民都疏於防範,造成今天他們舉國焦頭爛額。

香港緊隨中國嚴格的防禦措施,市民自發性地佩戴口罩,成功阻擋「病毒第一波攻擊」。可惜部分市民不耐煩,戒備開始鬆懈,又適逢大批港人從歐美疫區返港,形成「第二波的突襲」,來勢比以前更加兇猛。確診數字激增,不但留學生發病,而且出現社區小型的爆發,例如蘭桂坊酒吧和卡拉OK群組的傳染。

現在香港不但要嚴陣以待,危城告急之際,港府推出一系列防止人群接觸的法例,筆者個人認為不僅不夠嚴厲,而且很難做到執法嚴明,使小部分「反社會分子」(Anti-socialists)有藉口明知故犯。我們應該嚴肅對待緊急法例的漏洞,對故意犯法者嚴懲不貸,才可以收到阻嚇的效用。

非必要不外出

新病毒之所以可怕是由於全球專家都未能掌握其特性,除了有很多患者沒有任何病徵(Asymptomatic)外,它可否在空氣傳播?成為另一個爭議性的問題。既然東亞各國人民都佩戴口罩,有效減慢病毒的傳播,香港人一定要嚴守我們一向行之有效的方法,加強心理準備,打一場持久戰,以平常心應付世事的不測,這就是「希望最好,準備最壞」,亦可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醫療當局現在的「重中之重」,是確保公共衞生系統的穩固,盡量減低醫護人員受感染的數字,以維繫市民的信心,團結一致,齊心抗疫。前一陣子,商場食肆再現人頭湧湧,可能由於市民認為戴上口罩便有足夠的防禦力,所以才對病毒的警戒性降低。

上文曾提及專家根本未能掌握新病毒的特性,市民應該把警覺提升至最高,用最嚴謹的態度執行防疫措施,最好是非必要不要外出。「嚴以律己」對個人、家庭和社會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如果大部分市民都有「人溺己溺」的精神,香港打贏瘟疫的機會就會愈大;相反,全軍覆滅的可能性就會愈高。

人性自私任性,甚至有損人不利己的「魔性」,自古至今,中外皆有。我們怎樣去抽出這些「害群之馬」呢?況且,社會還有很多渾渾噩噩的人,不能自律,特別是一些「被強制作家居隔離」的疑似確診者。政府在這個非常時期,必須動員所有力量,配合廣泛的宣傳,雷厲風行,嚴格執行所有防疫的法例,在亂世用重典,嚴刑峻法實在不得已!

政府亦應未雨綢繆,在家居隔離不奏效,大量確診者未能立即入住適當病房,醫療系統面臨崩潰邊緣時,有什麼應對的緊急措施?今次港府應對疫情的表現尚算中規中矩,在摸着石頭過河時,官員務必嚴密掌控瞬息萬變的形勢,迅速採取應變策略,例如知悉卡拉OK和酒吧是高危地方,便應一早以鐵腕封閉。前車可鑑,政府預留幾天「空窗期」,給滯留英美的留學生無條件回港,直接釀成本地感染個案激增,便是一個血的例子。

必須嚴肅執法

另外,香港地狹人稠,家居隔離的效用實在不理想。根據報道,很多疫情嚴峻的國家都開始改建會議中心成為檢疫、隔離和治療的地點。香港是否能效法祖國在短時間內建成「火神」和「雷神」臨時醫院,可能就是抗疫成敗的關鍵。

COVID-19有機會成為全球每年冬季的風土病,人類要戰勝這種新型病毒,或者需要很長的時間,而所作的犧牲也會很大。

戰國時代,魏文侯差遣西門豹治理鄴城。他首先破除當地為「河伯娶婦」的迷信陋習,繼而強迫人民合力修治河渠水利,遏止泛濫,不但使鄴城地區富足,還促成魏國首先稱霸,故其名言「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可堪玩味!

政府要「嚴密」制定抗疫法例,市民須「嚴格」執行;如有違法事件,有關當局一定會「嚴肅」執法,去「嚴防」病毒在社區的蔓延,希望市民能體會目前日益「嚴峻」的疫情,有所包容。

歸納「五嚴抗疫」:疫情嚴峻,嚴陣以待,嚴以律己,措施嚴謹,執法從嚴。願這個複方療法,會使香港早日藥到病除。

撰文: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對抗疫情非難事,防疫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