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同天 惜衣惜食

天峯醫生 | 2020-04-08
風月同天,天下人本是一體。(法新社圖片)

承接上篇文章(刊於3月25日),疫戰之中,不同國家有不同取態,「退潮後才知道誰在裸泳」。事實上,今時今日,即使疫情還未減退,確實已看到了不少人性的黑暗和光輝。有趣的是,同一樣的情景,是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到相同的影像?

從來病毒都是不認人,當年SARS對歐美國家影響不大,原來只是「好運」而已。病毒雖然多變,但其實並不如「人」般難測。如果說香港政府「不見棺材不流淚」,似乎用「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來形容一些西方領袖也絕不為過。

明明之前眼見人家封城停工,還說疫情被誇大,自家風險很低;到自己疫情蔓延時,卻又砌詞人家不早通報,疫情瞬間由被誇大變成被隱瞞;不久之後又說如果少於10萬人死亡已經是「做得好好」,又是什麼道理?

道理就在處理「人」。總統大選在即,最能影響競選成功的機會,一定是民意民情,對一個如此崇尚資本主義的領導者來說,經濟大於一切。面對疫情,理論上應該首要是推出防疫措施,再做救市和回復經濟的方案。偏偏英國先有「佛系抗疫」,美國更明顯是「不見股跌不流淚」,到病例遠超過中國的時候,才認真談進入對病毒的全面戰爭。

在旗幟周圍集會效應

要競選總統,即使在疫情臨城,先處理好民眾期望其實是明智之舉。先求降低大眾對病毒風險的憂慮,到包不住疫情之火時,就拉出一個共同的敵人,把疫情的損害全歸咎於這個「外人」,試圖製造出自己只是個無辜受害者的畫面,然後就令大家接受,即使最後國家有巨大的傷亡,不單「不是我的過失」,而且「如果不是我,情況只會更糟」。

在疫情肆虐下,無論疫情是否失控,世界大多數國家地區領導者民望都普遍提高。有人就提出「在旗幟周圍集會」(Rally around the Flag)效應來解釋這情況。在危機時期,美國看待美國總統就好像國旗,始終是民族自豪感和團結的象徵。他們自然地把國家置於政黨之上,甚至撇開了意識形態上的分歧。那就是在911事件、1991年波斯灣戰爭和1962年末的古巴導彈危機期間發生的情況。

這種情況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似乎是天方夜譚。說到掌控民意民情,特區政府遠不及西方國家的政權,這不是完全因為香港缺乏民選機制,而是香港政府以至特首也不太明白掌控民意的需要性,筆者是說「掌」和「控」民意,政府甚至對感受民意的觸覺也相形見絀。

雖然「在旗幟周圍集會」效應可能有其道理,但筆者還是覺得美國總統民望攀升不無其他原因。民眾的思想其實很容易被自己喜歡聽的事情所帶動,尤其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一些事情。譬如說非民選的政權就是隱瞞不公、不理人民死活,西方的民主社會就必然地透明公正、人民福祉永遠會在首位等。實情是不是這樣其實並不重要,將問題根源推給「敵人」,自己仍然是「強大」,反正只要符合民眾的期望,民眾喜歡聽便是了。

有一種心理學的說法:在疫情之下,民眾的反應或者可以分為3個層次:恐憂、學習、增長。

在「恐憂」的層次,人們會不斷抱怨、懷疑、責怪。也會歧視他們認為引發疫情的人,脾氣變得暴躁,負面情緒泛濫,他們會幾乎將所有收到的訊息不經思考就廣傳開去,也會盲目「自救」地搶購資源等。

在「學習」的層次,人們開始放棄一些明知無法控制的東西,也不會再貿然的搶買東西。他們會學懂過濾有利的資訊,以保持心理穩定,更不會胡亂散布未經評估確定的訊息,並開始設計處理當前問題的方法。

在「增長」的層次,人們開始思考別人,思考如何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他們更懂得活在當下,專注未來,懂得欣賞和感恩,心境也顯得輕鬆。他們尋求的是一種適應情況而不再是懷疑和抱怨的態度。

若果讀者們接納這些層次,便不難發現,香港似乎較多人仍然停留在第一個層次,美國人就至少已經在「學習」的層次了。西方國家剛剛更改了對口罩的指引,提議公眾外出時可用頸巾或毛巾遮蓋口鼻。怕的是如果人人都戴外科口罩的話,本已資源短缺的醫療機構就更難有充足口罩給予醫護人員。在美國甚至有醫護人員要用垃圾袋當保護衣用,也有傳出他們要用過期口罩。雖說香港也有醫護裝備不足的狀況,但其實從沒有試過有醫護人員在沒有適當的防護裝備時去照顧病人,甚至沒有醫護人員不獲分派外科口罩,情況其實遠比西方國家好,但有幾多香港人懂得欣賞呢?不少人仍然抱怨、懷疑,只懂得用口去罵,而不願用心去一起解決問題!

在美國,坐救護車要錢,去急症室要錢,做測試要錢,入院也要錢。相反,在香港,莫說檢測、送院、治療一條龍,除了最近的秘魯之外,其他的包機都是免費,就算在隔離時的食物都有提供。到頭來,不感恩不特止,還有人苛索濫用、訴求多多。

道理在己便任意妄為

一些人,咳嗽照樣去卡拉OK;發燒照樣返工;在醫院內故意不戴口罩;明知世界各地疫情嚴峻,硬要出國旅遊。還有一些人,趕在3月19號強制家居隔離前回港,以為自己可以繼續出街,但試問18號和19號回來,感染的機會哪會有分別?一些人,見過酒吧群組、彌月宴群組等,仍肆無忌憚繼續聚集,還要想盡辦法爭拗法律觀點,反過來話政府指令不清晰。為什麼連堂堂一個議員,還是不明白病毒不認人也不認法律的道理?大家不去幫忙勸戒大家自律,反而要求政府滴水不漏?

筆者同意確診者要等一兩天甚至更久才能上病房不理想,醫管局只是為了更有效的配置,以防止好像以前醫院之間缺乏協調,出現不均,且在負壓病房數目有限下(歐洲許多國家許多病人只能住在家中,甚至睡在醫院走廊),不得不要些時間流轉。可惜有病人還是自行到急症室要求入院,到在病房時又要求出院,又不願與其他同樣是確診者同房。甚至有些病人不滿衞生署的安排,或因為檢測報告不清晰而責怪醫護人員。其實無論如何,即使背後有幾多不滿,有幾多「人權」需要爭取,也還得要守法,要尊重醫院病房內的守則,更加不能將自己的負面情緒強加在醫護人員或其他病人身上!

香港人似乎習慣了只要自己有道理就可以任意妄為,但這個真的是合乎公義嗎?第一、所謂自己的道理未必一定是真的道理,第二、如果真的有道理,便更應該以理服人。惡罵、暴力、違法就是不對!政府一樣,執法者一樣,公民也一樣。

美國有醫護人員因向外表示醫院內的情況而被辭退,對,是被辭退!在美國!還有航空母艦羅斯福號至少有150人感染,艦長卻因為寫了一封求救信而被革職。之後又傳出另一艘航空母艦列根號也有兩人感染,美國政府跟着竟然宣布不再公布軍方人員的感染人數。美國、西方以至香港的傳媒都有懷疑中國瞞報疫情,總會認為中國的數字是假的。只要是跟中國有關,就不留情面口誅筆伐,但明明同樣事情發生在西方國家,卻又處處包容。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其實也只是個人情感而已。如果連自己也歧視自己民族的話,去到其他國家時,又怎會認為其他國家的人會尊重自己呢?

筆者始終認為,社會很多問題不是改變政治體制就能解決,其實取決於領導者對人民的責任感之餘,也取決於人民自身的質素。民情重要抑或民生重要,經濟重要抑或人命重要,有幾多人能夠清楚看到領導者的取態?又有幾多人能夠做好自己的本分?

風月同天,天下人本是一體。人民可以不滿政府、不滿政權,但從來不會以摧毀自己的家園、摧毀自己的國家,甚至摧毀自己的民族為手段,來換取自己鍾情的政治體制。筆者同意內地人需要自省,不應該再食野味;但香港人也要自省,一樣要學懂惜衣惜食!

愛自由,首先就要珍惜自由。

撰文:天峯醫生

 

[信健康] 疫情肆虐莫鬆懈,珍惜自由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