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曲之晴天霹靂

佘冠文醫生 | 2020-04-08
當癌症出現轉移,脊椎往往是最常見的地方。

坐在我面前的溫女士,60歲,印尼華僑,身體一向健康,不吸煙不喝酒生活有規律,生意關係時常印尼香港兩邊走,因為頸痛及右上臂麻痹無力而求診。

從病史及臨床檢查來看,應該是頸椎椎間盤脫出導致神經線受壓,但言談間發現溫女士的精神不太好。

「除咗頸痛手痛之外,近來仲有冇咩唔舒服啊?見你好似好攰咁嘅……」我問。「可能近來公司的生意比較緊張,加上手痹頸痛,瞓得唔好。」她續道:「晚上特別差,成個上背都會痛。有時甚至要起身伸展一下先舒服,靜低落嚟嘅時候都好難受……」

聽見她的投訴,我心裏一沉:因為一般頸椎退化的痛甚少在晚上及休息時發生,這可能意味着一些更嚴重的問題存在。「不如我同你做一啲詳細檢查睇清楚發生咩事啦。」

如我所料,磁力共振發現頸椎椎間盤突出壓住右邊神經線,同時亦發現胸椎三四節出現侵蝕、下榻和脊髓受壓。另外,正電子掃描(PET-scan)發現右邊肺葉有4cm腫瘤,癌胚抗原(CEA)指數亦升高;她很大機會患了肺癌及脊椎轉移,可幸只是單一椎體,身體其他器官並沒有受到影響。

覆診時向她解釋病情,對她來說有如晴天霹靂。「醫生,係咪好嚴重?如果已經走咗去腰骨,係咪即係擴散?係咪即係末期?如果咁差嘅話我唔醫啦,手術又痛,化療電療又辛苦……同埋我一向身體都好好,生活又健康,點解會有肺癌?」

當癌症出現轉移,脊椎往往是最常見的地方。如未能及時發現及處理,往往出現嚴重的併發症例如骨折、劇痛甚至癱瘓。脊骨轉移的發生亦代表病情嚴重。治療目標亦由根治變為病情控制及紓緩治療為主。雖然「末期」這名詞形容得貼切,但我並不喜歡這極具消極意義的詞彙。

作為醫者,如何在這突如其來的逆境陪伴病人正面地走下去,往往比醫術、知識更重要。

作者為骨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頸椎移位可大可小,醫生貼士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