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醫療見聞之一

青斯 | 2020-05-16
這農舍改建的紓緩治療中心,窗明几凈,花園內更有溫室,病人身處其中,有回歸大自然的感覺。

荷蘭,憑風車、運河、鬱金香、芝士和木屐等特色,每年吸引不少港人往旅遊,沒想到醫療制度也這麼著名吧!原來經歷過2006年的醫療改革後,有人稱讚荷蘭的醫療制度為全球最佳之一。原來當發達國家及地區包括香港,近年都為病床不足、病房經常滿溢的問題頭痛時,荷蘭是少有的異數,令我們很想領略他們的智慧。透過荷蘭領使館的幫忙和安排,去年9月,我們20人的學習團終可成行,到荷蘭認識其醫療制度怎去應對人口老化和醫療融資的衝擊,綜合醫療服務又怎樣和基層醫療及醫社合作扯上關係等。

護士角色吃重

歐洲諸國中,荷蘭醫療制度特別之處是如英國般是以基層醫療為本,所有市民都有基層醫生負責照顧,但荷蘭的醫療融資是社會保險制,英國則是國民保健系統。保險制度的價格調控複雜,可見荷蘭醫療支出比英國高並逐漸爬升,從1998年佔GDP的8.7%,到2009年的高峰12%,促使政府在2006年改革保險制度,提升系統效率,定下基本保險涵括範圍,市民可選擇個別公司。為使服務用得其所,病人須負擔每年385歐羅自付額,就算是護理院舍費用,也視乎類別,病人或要負擔四分一費用!至2018年,荷蘭醫療支出已回落至9.9%,雖仍比英國(9.8%)或香港(6%)高,但已較美瑞德法日為低。

荷蘭基層醫療與香港不一樣,社區診所多由幾個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組成,專科護士角色吃重,診所亦可讓醫院的專科醫生到來,處理基層醫療轉介的病人,並將診斷治療技術轉移到基層醫生,令病人可留在社區診所。周日晚五至朝八及周末整天期間,病人可致電由護士接聽但有醫生支援的基層醫療合作平台,教病人應怎處理症狀,是否要來社區診所或急症室就診,或安排基層醫生到病人家中應診。所以,荷蘭的基層醫療醫生也要值夜班,工作地點亦包括急症室及上門應診,而上門亦有專用司機和附有儀器的特定車輛。荷蘭有百多個此類合作平台。配藥就到社區藥房。此等藥房設施先進,透過機器把整盒藥抽出,用輸送帶送到配藥員前面發給病人。

基層醫療醫生亦在紓緩治療扮演重要角色,包括為病者進行安樂死。我們參觀一個由農舍改建的紓緩治療中心,由基層醫生為我們解開對安樂死疑團。這裏有8張床,環境優美,更有一片可種蔬菜的田,患者可選新鮮蔬菜做飯,或在露天地方家人陪伴下離世,很窩心的照顧。荷蘭人大部分在家離世,只約10%在紓緩中心離世。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