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急症室的治療師

蘇瑞雯 | 2020-04-10
做緊急哀傷輔導的治療師,好比醫生站在急症室內, 永遠不會知道進來的人「傷勢」有多重。

沒想過從事心理治療工作的表達藝術治療師,原來也有走進「急症室」的一幕!回想過去工作,和不同的社福機構及學校合作,可因應特定社群及需要,並掌握參加者的基本資料,度身訂製治療方案。

然而,那次突然接到一家大型商業機構通知,第二天需要為他們的員工提供緊急哀傷輔導,當下無論我如何做好心理準備並重溫哀傷輔導所需要注意的事項,但我始終無法得知,在這麼大的一間企業內,走到我面前需要協助的人會是誰?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這種一無所知的感覺,好比醫生站在急症室內,永遠不會知道進來的人「傷勢」有多重!這一幕如同走進急症室的治療師現實版,為我的治療師日程帶來非常寶貴的一課。

哀傷輔導

於我而言,哀傷輔導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處理的情況,更何況是突然而來的悲劇。走進來的人,內心的沉重及傷痛究竟有多深?我該如何協助對方釋放情緒並盛載?我又可以如何在客戶的辦公室環境下提供安全的空間?作為治療師,我更清楚知道在治療過程中,或許會勾起自己一些回憶及思念,我又可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記起坐在那企業的會客室內,腦海總是問:「我該如何協助進來的人進行『情緒急救』?」甚至浮現出不少課堂理論及技巧。不過,原來當有需要的人步進房間那一刻開始,我當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讓對方感覺到這是一個安全的空間,我是一個安全的樹窿,我全身都在聆聽對方的需要及感受,然後協助對方將心中的情緒,按其步伐,一步一步地釋放出來。

香港緊張的商業環境令不少人有慣性壓抑情緒的傾向,無論面對多大的悲傷,還是要讓理智主導一切,但其實我們都是普通人,it is ok not to be ok。想起急症室內的醫生是幫病人止血急救,而我卻相反地在急症室內替有需要的人慢慢地將內心積壓得如同瘀血般的悲傷情緒逐步釋放出來。

記得在客戶公司完成整天哀傷輔導後,我站起來,感覺到身體內那股沉重,我走進了客戶的員工休息室內,倒了一杯熱杏仁朱古力奶,然後找來一張坐落在角落位置面向落地玻璃窗的小梳化椅,坐在梳化椅上,我放鬆自己,深深地一呼一吸,感受玻璃窗外照射進來的太陽溫暖,感受手中那杯熱飲溫度,一口一口地細品那杯熱騰騰的杏仁朱古力奶的甜味,我彷彿感覺到喝進口中的朱古力奶慢慢地在我的身體內流竄,不單給我溫暖,更令我整個人的身心都放鬆下來,然後就讓樹窿那一天所吸收的悲傷情緒通通留在那個溫暖角落。

從未品嘗過一杯如此溫暖人心的熱杏仁朱古力奶,我也終於明白,為何電視劇中的急症室醫生,每次為病人進行急救或手術後,也會喝杯熱咖啡!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ANZACATA)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捍衞健康非難事,精神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