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壓遇上新冠病毒(上)

馮永康醫生 | 2020-04-21
根據一些在武漢的早期醫學報告,高達15%的早期COVID-19住院病人是高血壓患者,而且這些病人的平均死亡率也較高,從而引發高血壓的病人應否更改醫治高血壓藥物的爭議。

當下新冠病毒引致的肺炎(COVID-19)依然肆虐全球。除了大家十分關心如何防止感染及在社區爆發的問題外,另一項關心的是,對於患上高血壓的病人應否更改醫治高血壓藥物的爭議,例如在歐洲某些地區,政府或衞生當局甚至建議停用正在服用降血壓藥物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滯劑(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 ARB)或血管收縮素轉化酶抑制劑(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nhibitors, ACEI)。此建議引致不少病人詢問應否跟從?就讓筆者在本專欄進行一項實證醫學分析。

首先,引發這項爭議是源自一些在武漢的早期醫學報告,高達15%的早期COVID-19住院病人是高血壓患者,而這些患上高血壓的病人平均死亡率似乎高於那些沒有高血壓或心血管毛病的患者。

那麼,為何那些ACEI及ARB降血壓藥物跟COVID-19扯上關係呢?若要弄清楚兩者的關係,必須先了解在人類細胞層面一項名為「腎素──血管收縮素──醛固酮」(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 RAAS)系統,此系統的作用主要是控制血壓、鈉積聚及纖維化的過程。

以上提及的ACEI及ARB正正是透過調控RAAS的活躍程度達至降血壓的效果。在人類的心臟、血管及肺細胞的表面,存在着一種名為ACE2的酵素,而其功用正是將Angiotensin I及II分解,從而減少血管收縮及心臟和肺部的破壞,可以說是RAAS中一個重要的成員。

不幸的是,包括大家熟悉的沙士病毒(SARS-CoV-1)、中東呼吸綜合症(SARS-CoV-2)的病毒及現時正爆發的COVID-19,都是透過這附在細胞壁的ACE2進入細胞及繁殖。因為以上提及的因素和那些早期報告指出高血壓患者高風險,所以某些地區作出停用ACEI及ARB的建議。這做法是否真的是實證醫學的建議呢?下篇續談。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了解高血壓防阬疫? 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相關影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