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壓遇上新冠病毒(下)

馮永康醫生 | 2020-04-29
兩項關於醫治COVID-19的研究正是利用人工合成的ACE2或ARB來減少肺部的破壞。

上一篇文章(見4月21日本欄)談到, 對於感染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的高血壓病人應否更改醫治高血壓的藥物、為何收縮素轉化酶抑制劑(ACEI)及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滯劑(ARB)這些降血壓藥物會跟COVID-19扯上關係等問題,今次續談歐洲某些地區,政府或衞生當局建議停用正在服用的ACEI或ARB,到底這做法是否真的是實證醫學的建議呢?

要知道,服用ACEI及ARB的高血壓患者的ACE2(在人的心臟、血管及肺細胞表面存在着的一種酵素)水平仍是一個未知之數。在無數動物及人類細胞的分析研究均指出,ACE2在那些服用ACEI及ARB的病人身上並沒有明顯改變。複雜的是血液中的ACE2跟在細胞壁上的ACE2也不盡相同,ACEI及ARB在肺細胞上的ACE2活躍程度更是非常難以檢測。

一些中東呼吸綜合症病毒的研究報告更指出,病毒在進入細胞會引致ACE2在細胞壁的數目下降,從而引致Angiotensin II水平升高及導致一連串心臟及肺衰竭的病變。兩項關於醫治COVID-19的研究正是利用人工合成的ACE2或ARB來減少肺部的破壞。

從另一角度來看,停用ACEI及ARB會否對那些高血壓患者有負面的反應?答案是非常肯定的:兩項分別在《美國醫學協會期刊》及《刺針》期刊的報告清楚地顯示,停用ACEI及ARB可引致心臟功能轉差或心衰竭復發。

美國心臟學院(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及美國心衰竭學會(Heart Failure Society of America),剛在今年3月發表聯合聲明,指出並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證明ACEI及ARB對COVID-19患者有負面影響,在沒有任何進一步的醫學實證,病人不應停用ACEI及ARB。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了解高血壓防抗疫? 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相關影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