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立方服法變化精妙

陸錦榮 | 2020-05-18
中醫治療在防治新冠肺炎上發揮一定功效。圖為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南丁格爾志願護理服務分隊在院內教導市民正確洗手、戴口罩方法及宣傳中醫特色護理知識等。(新華社圖片)

今次新冠病毒疫情,中醫藥發揮了一定防治功效。國學大師章大炎曾說,「中醫的成績,醫案最著」,不僅因為歷代名醫醫案卷帙數量可觀,當中辨證論治,隨證立方,組方加減變化、烹製服用等,精妙處處,變化多端,卻又萬變不離其宗,展現了大道至簡之理。

清代名醫徐大椿《洄溪醫案》中,記錄治一毛姓患痰喘長者。這位毛公年屆八十,素有痰喘病,因勞大發,出現呼吸困難,端坐而不能平臥,七日如是。徐大椿判斷為「上實下虛證」。

從證候看,毛公身體陰虛燥熱,飲化為痰,肺失治節之功,腎攝納不固。徐氏於是用清肺消痰飲,再以人參一錢,切成小塊送服,二劑而癒。病好之後,毛公說,「徐君學問之深,固不必言,但人參切塊之法,此則聰明人以此炫奇耳」。對徐大椿囑他把人參切塊和藥送服,覺得有點「標奇立異」。

約一年後,毛公痰喘病復發,他依樣葫蘆,按前方同人參煎成湯液飲服,服後,病情不僅無好轉,反而痰喘更甚。於是再請徐大椿前來診治。徐大椿問毛公:「莫非以人參和入藥中耶?」答「是」,承認沒有把人參切塊送服,而是把人參和藥同煎服用。

人參切塊vs不切塊

其後,再服清肺消痰飲,並以人參切塊送服,亦二劑告癒。徐大椿解釋,「蓋下虛固當補,但痰火在上,補必增劇,唯作塊後入,則參性未發,而清肺之藥已得力,迨過腹中,而參性始發,已達下焦,方有益而無害也」。

很顯然,毛公「痰喘」為「上實下虛」證,若只顧治上實清肺消痰火,則腎下虛所導致的腎臟攝納不固功能進一步受損;若只顧治下補虛,則難免出現壅補使上實之火更甚。因此,徐大椿用清肺消痰之劑,把人參切塊而服,因人參的補虛功用尚未發,先讓清肺消痰之劑藥力先至,迨過腹中,人參才發滋補之力,亦即先瀉上實而緩補下虛,可見徐氏臨證手法之靈巧。

(清)趙晴初在《存存齋醫話》中說,「清肺消痰飲加人參,方也,參切塊吞服,法也。古人有方必有法,如服桂枝湯已,必啜熱稀粥,以助藥力而發汗。附子瀉心湯,附子用煎,三味用泡,扶陽欲其熟而性重,開痞欲其生而輕清也。若此之類,不勝枚舉,其方其法,絲絲入扣,細心體會,妙意始見」。

趙氏所言的立方與法用,確實體現了古人的智慧。仲景先生《傷實論》的「太陽病中風」,即外感風寒表虛證,用桂枝湯治。服用湯液後,吃一碗熱粥,以助藥力而發汗,隨藥汗驅走風寒,當中道理不必多言。

至於趙氏提到的附子瀉心湯。按《傷寒論》的太陽病附子瀉心湯證(155條),「心下痞,而復惡寒,汗出,附子瀉心湯主之」。細看「心下痞」的症狀,一般是指心下胃脘部滿悶不適,為脾胃氣機失調而成的痞塞症,病機特點是火熱邪氣內盛而人體真陽卻虛。

附子瀉心湯由大黃、黃連、黃芩、附子組成。仲景先生在附子下說明,「一枚,炮,去皮,破,別煮取汁」。「上四味,切三味,以麻沸湯二升水漬之,須臾,絞去滓,內附子汁,分溫再服」。這幾句煎湯方法指示,極其重要。「心下痞」屬熱痞,兼表陽虛不能固外,惡寒,汗出。三黃清熱消痞,而附子辛熱,可溫經扶陽而固表。四藥相合,寒熱並用,收攻補兼施之效。

何以大黃、黃連及黃芩三味要先用麻沸湯(剛沸開水,因水面有水泡,像麻子般,故名)漬(浸泡),但附子則別煮取汁?箇中當然大有深意。用剛沸的開水浸泡三黃,因三黃氣厚味重,若經長時間煎煮後味愈重,且藥效會多走腸胃,並具瀉下作用,但只浸泡少頃,攪拌後去滓飲湯,是只取其氣,薄其味,以收祛上部熱邪之效;用附子別煮取汁,則是取用附子溫經固表之重力,分煎合服,發揮既去火邪,復補陽虛的效用。

趙晴初評「附子用煎,三味用泡,扶陽欲其熟而性重,開痞欲其生而輕清也」,趙氏將之跟與徐大椿治毛氏痰喘相提互參,強調中醫藥「有其方必有其法」,然則方與法並舉,當中的奧妙,仍是根於陰陽。

五味之中各有四氣

凡藥物皆有「四氣五味」。寒、熱、溫、涼四氣的藥性,都蘊含了陰陽屬性的內涵。寒涼屬陰,溫熱屬陽。辛、甘、苦、酸、鹹5種藥味,《內經》指出「辛甘淡屬陽,酸苦鹹屬陰」。《素問.藏氣法時論》提出,「辛散、酸收、甘緩、苦堅、鹹軟」,總括了五味的功能性效用。(元)王好古《湯液本草》所謂,「味則五,氣則四,五味之中各有四氣,有使氣者,有使味者,有氣味俱使者……所用不一也」。附子瀉心湯,三黃用麻沸湯浸泡,不長時間煎煮,是取用三黃之氣,捨其厚味。《傷寒論》中眾多湯藥,有方有法,充分展示了古人孜孜不倦觀察自然之理、體會自然之理、仿效自然之理,以解決各種人事的智慧。

醫家利用藥物的的四氣五味,配合藥物「升、降、浮、沉」不同的作用方向、清升濁降之理,把人體陰陽失衡導致的病症重新調和,回復健康。

趙晴初在《存存齋醫話.二集》中總結說,「古人隨證立方……熟察病情,詳審用藥,味味與病,針鋒相對,無濫無遺,適至其所,如寫真焉,肖其人而止,不可以增減也,千變萬化之中,具有一定不易之理……」誠然,大道至簡之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但中醫隨證立方,方立法出,一生一成,卻又似乎揭露了大道至簡之理奧妙的一鱗半爪。

撰文 : 陸錦榮

 

[信健康] 防範疫情非難事,健康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