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醫生須苦幹

唐琼雄醫生 | 2020-05-22
外科手術不僅是醫學,也是一門藝術,需要身心全情投入,力臻完美。(作者圖片)

現今教育常講求「贏在起跑線」。在許多人眼中,一條優越的起跑線也許是充裕的資源、豐厚的物質、獲名校取錄和參加各式各樣的興趣班等等。我自幼家貧,家中資源匱乏,也並非名校出身。然而,我自覺擁有世上最優越的起跑線──家父給我的言傳身教。資質平平的我,從家父身上學會了勤奮好學、堅毅和自信的精神,最終得以踏進港大醫學院,更在芸芸外科部門遇上從醫生涯的伯樂,自此與食管及腸胃外科結下不解之緣,並在此領域努力研發救治病人的新技術。

家父是我最敬重的人。他小時候居於國內,以放牛維生,因家貧無法升讀中學,但這無阻他求學的決心。每逢有空閒時間,他便會跑到附近的私塾,靜悄悄地躲在窗外聽老師講課。儘管他沒有接受正規教育,卻「膽粗粗」報考大學入學試,並獲中山大學醫學院取錄。村裏的人知道了,無不喜上眉梢。

家父於中山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加入國內醫院工作,成為外科醫生,但他誓言不能止步於此。學海無涯,他醉心於追尋更廣闊的醫學世界。1980年,家父帶同當時年僅8歲的我,一家七口移居香港。他在第一次應考執業資格試中失敗,未能即時在港行醫,但他並沒有放棄。他一邊為藥房送藥,賺取微薄的工資養妻活兒,一邊繼續進修,並上門為病人義診汲取經驗。皇天不負有心人,家父最終克服了英語的障礙,在第二次應考執業資格試時獲得通過。其後,他先後在廣華醫院和伊利沙伯醫院行醫,為本港公營醫療系統作出貢獻。

父親之言:求學如登山

縱使我沒有過人的天資,但我以家父為榜樣,秉承他鍥而不捨的精神,努力不懈地學習,終在1992年考入港大醫學院。猶記得首節短短一小時的課,已讓我預見往後的學習生涯殊不簡單。法國籍教授以法式口音的英語授課,加上眾多陌生而艱澀的醫學名詞,說實話,當時的我完全聽不懂內容。

不過,擁有勤奮「基因」的潮州人是永不言棄的。家父教導我,求學猶如登山:「在別人休息時,你趕更多的路。驀然回首,你會發現你比其他人攀上更高的山峰。」因此,我每天都埋首學習,最長曾經在圖書館學習達17小時。不過,我後來才發現,原來只是努力不懈讀書並不足夠,與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也非常重要。當時的我卻不擅交際,加上本身性格過於率直,故常常碰釘子。

遇上伯樂:踏上外科路

在瑪麗醫院實習時,我已對外科有濃厚的興趣,其後分別跟隨腦外科、大腸外科和肝臟移植外科等前輩學習。在決定分科時,我幸運地遇上我的伯樂,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教授,總是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知識和技術傾囊相授,又時常向我發問一些啟發性的問題,讓我反思及檢討自己的不足之處。自此,我便開展了食管及腸胃外科的生涯。

從教授身上,我學習到外科手術不僅是醫學,也是一門藝術;手術中游刃有餘不僅是熟練的水平,也是藝術的境界。外科醫生與畫家作畫、書法家寫字、雕刻家雕琢作品或演員上台演戲,均有共通之處,就是同樣需要身心全情投入,力臻完美,這是作為外科醫生對自己應有的要求,也是對病人應負的責任。

2005年,我與教授共同研究發展「全微創食管手術」。由於亞太地區有較多鱗狀食管腫瘤的病例,此技術目前在香港、亞洲,甚至全世界均處於領先的地位。我與教授一同撰寫的教科書、經驗和技術,已被西方國家的外科醫生作參考之用。2008年,我到日本學習利用內窺鏡進行賁門失弛緩症的肌肉切開術,學成後將此技術帶回瑪麗醫院,惠及不少本港患者。2018年,我更有幸加入專業和高質醫護人員滙集的養和醫院,與有榮焉。

在我當醫科學生的年代,食管及腸胃外科乏人問津,因為病例少、手術難度和病人死亡率皆高,但我感恩這專科帶給我學習與研發新技術的機會,並能到世界各地作醫學學術交流和分享經驗,而最大的滿足感當然來自病人能完完全全康復。上消化道疾病的範疇其實很廣泛,外科醫生的路仍然漫長,我會懷着感恩的心繼續努力,期望為醫學界作出更多貢獻。健康所繫,性命相託,行醫生涯中的每一刻,我都會謹記自己醫治的不單止是疾病,而是每一個寶貴的生命。

心繫病人:遇挫折不撓

最後,我希望藉着家父和我的經歷去勉勵年輕人:「勤奮和堅毅是成功的關鍵,比智力或天賦更重要。」及「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一生之計在於勤。」為自己確立目標,用踏實的腳步一步步往前走,遇到挫折時要堅持,埋頭實幹的人決不會被辜負。若你能堅持自己內心的選擇,不忘初衷,專注投入,精益求精,時候到了必定會有所收成。

撰文:唐琼雄醫生_養和醫院外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健康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在別人休息時,你趕更多的路。驀然回首,你會發現你比其他人攀上更高的山峰。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