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新常態.衞管新行業之二

黃譚智媛 | 2020-06-26
從公共衞生角度分析,在每個高危機構、活動場所,應用科學推理減少風險的措施。(香港中通社圖片)

筆者早前已在本欄討論復工、復課、復產後要分類、分期、分區精準防控(刊於4月24日),而重點的幾項在香港還未推行。高危人群包括:衞生系統、出入境、交通服務、養老、福利、精神衞生的工作人員及使用者,對這些人群要求是「應檢盡檢」。高危人群的測試,北京已全市開展過百間化驗所,每天可測20多萬核酸,若5人一組篩選,便可覆蓋100萬人。而至今日,香港還未有一個核酸檢測的方案及時間表,商界、旅遊業期望重開機場給非港人,但酒店準備好了嗎?一旦「開關」,引入病毒輸入群組怎麼辦?

在內地,全民電子「紅綠碼」追蹤系統很成功。新加坡、澳洲都有電子/藍牙警報系統,香港則沒有。既然不用電腦,可否用人腦呢?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及Johns Hopkins大學建議培訓幾十萬位trackers「追查員」,在香港的人口比例上,便要2000至6000名「公共衞生人員」。

在英國,國民保健服務(NHS)的Test & Trace已於5月28日展開,但外判私營公司沒有認真培訓及僱用25000位最低工資的「追查員」,加上核酸測試報告混亂,導致現在還不成功。在德國,「追查員」及核酸檢測的醫生是由375個地方公共衞生管理局管轄,成就有目共睹。現在香港環境保護署也新開了幾千個工作崗位,那麼「食環署」和「衞生署」更應增加幾千個崗位,不但與環境衞生配合,更成為區內的「追查員」、「督導員」和「評核員」。

新的指引

美國CDC在計劃解封時出了新的指引,從4月中到現在出了一系列的新指引,例如:

·Social Distancing / Deciding to Go Out

·Protect Yourself When Using Transportation

·Running Essential Errands (grocery, banking, getting gas) / Doctor Visits

·Personal and Social Activities

·Delivery Drivers-Food & Grocery Pick-up, Mail & Parcel Delivery

·Child Care Program, Schools

·Youth Sports, Youth & Summer Camps

·International Travel & Cruise

香港衞生防護中心(CHP)的指引也不錯,6月也有些更新:

·院舍及學校(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中心為本服務從業員、提供家居服務從業員、學校)。

·業界及工作場所(主題公園、宗教聚會、機組人員、物業管理、工作場所、公共運輸司機、船員和工作人員、酒店業從業員、購物商場、美容院及髮型屋、主辦大型集會的單位、參與公眾活動者、接待團友到外地旅遊的領隊及導遊、制定企業應變計劃重點)。

·食物安全建議(食肆、食物安全建議及常見問題、食物送遞商)。

防衞方案

筆者曾建議「行業防衞方案」(見4月24日),在CDC、CHP之外,可參考專家的意見,以自發、自律、自強,解決每個行業、每一工作空間的特異問題。從公共衞生角度分析,在每個高危機構、活動場所,應用科學推理減少風險的措施,可從六方面考慮:人群、空氣、活動、環境儀器、場所與時間。

1.高危人群:由政府主持,「願檢盡檢」。

2.高危空氣:用口罩之外,開窗通風及空調的換氣率、空氣清潔過濾網均可減低風險。在特別環境下,如麻將枱、醫護台,便要用透明屏障。

3.高危活動:如在教堂或在卡拉OK、酒吧唱歌,必定要戴口罩;應在全部文娛體育活動中施行「不聚集」的社交距離,在美國是2米,香港是1.5米,到最近英國改為1米,也有根據。現在人群重新聚集,便把風險增加了,怎麼辦?

4.高危環境儀器:麻將、球類、健身儀器、遊戲把手/按鈕等都是許多人先後接觸的物件,若先消毒儀器及各客人的手,便可減低風險,讓這些活動可繼續進行。

5.高危機構場所:從世界各地的經驗來看,農貿市集、餐飲活動都有集體爆發,而重要的傳播媒介是否食物(魚?)處理程序、環境物件或工作人員等?既然未有定案,便每一環節都要做好預防傳播的程序。

6.時間與時段:接觸時間愈短風險便愈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若選擇錯峰上下班,遠程/居家彈性辦公,亦可減低人多的風險。

未雨綢繆

香港醫管局的預備工作有所加強,除了PPE外,負壓病床也有改善,亦有建「方艙」醫院的備案計劃,但沒有培訓高質量的「醫護衞生人員」,也是空談;利用中醫中藥防治「新冠」的科研文章在學術界已廣傳,但香港沒有預防方案,也沒有討論中西結合醫治的研究方案。雖然西醫藥研究有點成績,但藥物副作用也不小,若病人要求用中藥,請問這人權如何處理?

上述的高危問題都有解決的方法,但游泳、溫泉、桑拿、浴室類場所,風險很難控制,病毒可從口入亦可從口出,水裏加進高濃度的氯也不能把泳池邊及儲物/更衣室消毒,沒有安全的方法,可否減低人流,增設「衞生督導服務員」?

撰文 : 黃譚智媛_香港大學醫學院榮譽教授

 

[信健康] 自衛抗疫非難事,中醫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相關影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