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U檢測

馮永康醫生 | 2020-11-03
病人進行通波仔手術及安置心血管支架後,通常要服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DAPT)。其中一種稱為P2Y12抑制劑的抗血小板藥物尤為重要,現時有3種P2Y12抑制劑,包括Prasugrel、Ticagrelor及Clopidogrel。

病人進行通波仔手術及安置心血管支架後,通常要服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DAPT)。其中一種稱為P2Y12抑制劑的抗血小板藥物尤為重要,現時有3種P2Y12抑制劑,包括Prasugrel、Ticagrelor及Clopidogrel。處方哪種P2Y12抑制劑,因應病人心血管毛病的嚴重性及出血風險等因素決定。

一般來說,Prasugrel和Ticagrelor出血風險較大,通常用於病情較嚴重的高危病人;Clopidogrel因出血風險較低而較廣泛地使用,但它最大問題是必須經過一種肝酵素分解為真正的P2Y12抑制劑。可惜這肝酵素的活躍程度跟一種稱為CYP2C19的基因有着莫大關係,不同程度的基因變異能影響Clopidogrel抗小血板能力,例如其中一種變異能減少P2Y12抑制能力達30%或以上,這情況能引致心血管支架栓塞,甚至心臟病發。相反,Prasugrel和Ticagrelor沒有這問題,所以病人進行緊急「通波仔」手術,Ticagrelor是建議使用的P2Y12抑制劑。

現時臨床上有兩種方法來檢測病人會否帶有不同的CYP2C19基因而對Clopidogrel產生不同的反應。第一種稱為表現型測試,主要是檢測病人在服用P2Y12抑制劑後的血小板功能,稱為PRU,或直接測試P2Y12抑制能力。早期的研究顯示,病人帶有功能不正常的CYP2C19基因在服用Clopidogrel後,PRU測試會反映抗血小板功能不足。根據這些結果,那些服用Clopidogrel後,其PRU依然不足就換上Prasugrel或Ticagrelor,看看能否減少出現支架栓塞或心臟病發的機會?《新英倫醫學期刊》及《美國醫學期刊》於2011年及2012年發表的報告顯示,有否利用PRU或P2Y12抑制能力來決定用藥劑量或處方其他藥物都沒有任何好處或壞處,簡單來說,PRU檢測在臨床應用上並非必須的。

另一種檢測病人有否CYP2C19基因變異是直接測試,利用血液樣本來檢測病人有否帶有最常見的幾種基因變異。下次再談。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心臟檢測非難事,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