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的季節 困的疑惑

陳仲謀醫生 | 2021-02-09
如果「封的季節」持續一段長時間,市民的精神壓力只會百上加斤,圖為早前北角封區。(彭博圖片)

筆者不是「食字」高手,也不贊成常用「食字」手法去達成某種宣傳目的,因為這會加劇下一代「錯別字」的壞習慣。今次破例嘗試是因為有感而發,別無選擇,才出此下策。記得1981年徐小鳳灌唱《風的季節》,風行全港,距今剛剛40年,特區政府甫踏入2021年,就開始連串的「封區」、「封街」和「封樓」政策,造成不少市民有「困的疑惑」。回想1982年超級歌后梅艷芳,重唱《風的季節》而獲得新秀冠軍,繼而其《赤的疑惑》更成為當時家喻戶曉的名曲。恰巧社會對政府目前的「三封」措施意見紛紜,甚至大惑不解。

2月3日是辛丑年的第一個節氣,於特定的傳統習慣中,已視為進入新的一年,棄鼠迎牛,萬象更新。今年是「盲年」,習俗不宜嫁娶,但相信當「封的季節」過去後,婚宴的數字會比舊年的「雙春兼閏月」多。世界經此全球瘟疫,舊日的常規很多已不合時宜。天地在變,人類也要配合,否則會應驗達爾文進化論的金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香港本來的疫情控制做得不錯,並籌備種種恢復經濟活動的計劃。可惜,在2020年年尾爆發的「第四波疫情」至今仍然未受控制,感染數字此起彼落,有時超過百宗,有時又低於20宗,使當局在農曆新年前「清零」、解封多項禁制措施的希望落空,管制被迫要延長至年初六,預示市民將不能正常慶祝新春佳節。

疫苗爭奪 外交角力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已逾一年,雖然有不少國家緊急開始了大規模注射疫苗的行動,但疫情仍然非常吃緊,更出現爭奪疫苗的政治和外交角力(Vaccine Nationalism and Diplomacy),世界衞生組織(WHO)更警告可能會有「疫苗的人道災難」(富有國家獨攬疫苗供應,貧窮國度一無所有)。特區政府的疫苗接種計劃再度延後,而根據一些本地的民意調查,願意首先做「白老鼠」的市民,比例上不符理想。如果萬一接種行動有什麼差池,香港的疫情有機會變成膠着狀態,延續張國榮的名曲《風繼續吹》。

有關當局面對感染數字的徘徊不下,源頭不明的個案又佔相當比例,又由於接種疫苗的時間和具體計劃未能確定落實,「局部封鎖」政策似乎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手段,以免被市民誤會為無能為力。

社會有不同的團體早前有建議「封關」,還有更激進全城「禁足檢疫」,效法武漢的想法。政府一一拒絕這些提議,但現在卻來一招微型版「封區」,當然得不到部分市民的熱烈響應,認為多此一舉,只上演了一齣「賊過興兵」的樣板戲(Show)。

一連串「三封」所得到的陽性個案數字極低,動用的人力和物力似乎有點不相稱,但有關官員認為大費周章而換來一個「安心」是值得的。政府針對人口稠密、衞生條件較差、劏房林立的舊區進行犁庭掃穴是合乎邏輯的,而且這裏感染人數眾多,污水管亦被檢測出有病毒。但為什麼得不到預期的效果?

草根階層 提心吊膽

這些地區多是龍蛇混雜,住在劏房的人身份特殊:有些是非法入境者、吸毒人士或被通緝的疑犯……他們都會聞風先遁。其實,這些無法估計人數的「邊緣人」居無定所,應該是染疫的高危群組,有如「無徵狀的播毒者」。

如臨大敵的「三封」只落得誤中副車,勞民傷財。政府尊重部分專家的意見,實施這些措施本來無可厚非,現在輕言成敗得失,妄下判語,未免過早,大家需要拭目以待;但造成廣大草根階層的心理負擔及精神困擾,實在嚴峻巨大。在現時失業形勢愈趨惡劣下,很多勞動人口的生計有賴日薪維持,因居住地區被圍封而不能上班,隨時會有被炒之虞。他們日日提心吊膽,打聽風聲,以作好「逃亡」準備,精神壓力可想而知。

當然亦有不少受影響的市民深明大義,願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這是值得讚賞的。所以,政府的跨部門封鎖行動,盡量要配合得天衣無縫,設法減少市民的不便,例如食物供應應當齊全、資訊清晰準確和行動迅速完成。當遇到因突然失去行動自由而觸發情緒亢奮的市民,政府應預先調派適當的人員加以輔導和安撫,避免出現不愉快的事件。有些人在沒有充分心理準備下遭受「禁錮」,他們的焦慮和憤怒情緒可能無法控制,如果人數不少,或會出現小規模的「暴動」,當局不可不防。尤其是經過前年的「社會運動」及去年艱苦的瘟疫,市民的心理底子(包容和忍耐力)已經透支殆盡,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壓力(根據約兩個月前港大公共衞生學院的調查,高達74%的港人有情緒抑鬱的徵狀)。

換句話說,如果「封的季節」持續一段長時間,市民的精神壓力只會百上加斤,夢裏驚醒「幾時輪到我家被封?」「政府會否再來突擊封鎖?」希望「第四波疫情」早日受控,疫苗接種亦能順利開展,否則「三封」的效果會適得其反。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承諾上述行動一定會「快、狠、準」。這3個準則隨着有關團隊的熟能生巧,應該很快達標。可惜,檢測得到的「陽性個案」持續處於極低的水平,長此下去,會進一步削弱市民對政府抗疫措施的信心,增加他們的不滿。

三封措施 效果成疑

另外,有專家認為「三封」措施成效必定不大,原因除了上文所述會走漏了不少「地下人物」之外,病毒的潛伏期長和人口的流動性大,對斬斷傳播鏈的作用有限,所以造成政府的舉措變得「雷聲大,雨點小」!

本文見報之日是年廿八,習俗是「洗邋遢」,希望各位市民緊守崗位,盡自己的責任,防止疫情在節慶人多之際乘機再度蔓延,否則《風繼續吹》可能在我們的耳邊繼續縈繞,揮之不去。

700多萬市民在這兩年身心受困,當中包括經濟困難、人際疏離、家庭糾紛和活動限制等,所受的傷害刻骨銘心,復元之路一定是既漫長又彎曲的,但大家切勿氣餒,因為香港人能捱過上世紀「日治時代」黑暗的三年零八個月,二十一世紀的港人也必會和我們的先輩看齊,衝破困鎖,消除疑惑!

最後,祝願各位讀者及全港市民牛年身心愉快。

撰文 :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封樓抗疫解困擾,支援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