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大火

黃琼英醫生 | 2021-04-15
在九十年代,胸肺科顧問陳醫生每天早上會跟黃醫生等一眾討論奇難雜症,並且以「每日一字」教授醫學知識,每次有新同事加入團隊,他一定會教授「森林大火」(Conflagration)一字;借用森林大火來形容癌症最後階段發爛的情況:腫瘤細胞火速吞噬肺部組織,病人情況急轉直下,過兩三天撒手塵寰。

猶記得在九十年代,胸肺科顧問陳醫生每天早上跟我們討論奇難雜症,並且以「每日一字」教授醫學知識,每次有新同事加入團隊,他一定會教授「森林大火」(Conflagration)一字;借用森林大火來形容癌症最後階段發爛的情況:腫瘤細胞火速吞噬肺部組織,病人情況急轉直下,過兩三天撒手塵寰。過去20年,癌症治療有很多新突破,這種肺部的大火已經比較少見,但每次出現仍令人印象深刻,難以釋懷。

首次見莉雅,她穿着優雅的套裝,說話清晰有條理,她帶着正電子掃描的檢查報告來問第二意見,希望找到可以完全治癒的方案,報告顯示肺癌三期,右肺有10厘米直徑的肺癌,氣管左右兩邊均有一厘米大的淋巴結腫脹,醫生轉介她見腫瘤科。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希望做手術,期待切除腫瘤後一兩個月完全康復,返回家庭及工作崗位,她亦害怕化療的副作用。

要決定她的情況是否適合做手術,最重要就是找出腫脹的淋巴結內有沒有肺癌細胞。若是氣管兩邊淋巴結內沒有癌細胞,肺癌仍然可以用手術切除。於是我為她安排支氣管檢查,她的腫瘤位於右肺下端,並沒有入侵支氣管,氣管和支氣管是完全正常的,之後在支氣管內用超聲波確定淋巴結的位置,並用幼針穿刺抽取淋巴組織檢查。事與願違,她的淋巴組織內部有肺腺癌。她知道報告後有點失望,問了一連串問題,像討價還價,希望推翻我對手術的看法;但聽取了進一步有關化療藥、標靶藥及免疫治療的資料後,又變得積極起來。接下來她接受腫瘤科醫生安排的各式各樣治療。

兩年後,她因為呼吸衰竭入院,短短兩天內,單靠高濃度氧氣亦無法呼吸,我安排她轉入深切治療部使用非入侵性呼吸機輔助呼吸。森林大火在她身上出現,癌細胞如火舌般蔓延至兩個肺,她睡了,家人都不願吵醒她,只是默默陪伴她,他們相信會在天家再見。

作者為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何謂森林大火? 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