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被充分感受的悲傷

吳崇欣 | 2021-10-12
「複雜性哀傷」讓事業有成的英國男士曾希望像其父親一樣遇上交通意外突然過身,所以開始亂過馬路。

年屆50來歲的英國男士來約見,穿着談吐甚為紳士,和妻兒住香港逾20年,是一所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他情緒非常低落,覺得做人很沒意思,很想能快點撒手塵寰。

他天天過着規律的生活,工作還是一樣利落,打網球和健身沒停,頭髮整潔,西裝筆挺,沒人看出他的內心其實整天想着死亡。

他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最小的都已經19歲,全在英國讀書;小兒子最近跟他有點摩擦,讓他感到自己不再被需要。而太太很努力地讀碩士中, 他覺得自己不再有價值。我莞爾,他好歹有自己的事業,也有好友固定一起打網球,最要好的朋友都在香港,幹嗎會那麼沒希望?

說着說着,說到他死去的父親。他突然哭得無以復加,雙手蓋着臉弓起背,久久不能說話。我以為是最近發生的事,原來那是他10歲的時候。

父親死於意外,全家都感到震撼。失去經濟支柱,媽媽從此母兼父職,獨力養大4個孩子,忙碌不堪。他有一整年時間,在學校幾乎沒說過一句話。「就好像我突然啞了一樣。」這份沉默,橫跨整個高中生涯,即使後來有說話了,也只限於在必要時才說,整個高中都沒交過朋友;直至上了大學,才再次有了社交生活。

全家人除了葬禮之外,都沒在對方面前哭過或提起過爸爸。

「我們不可以提,怕媽媽難過。」

「我已經比爸爸活多了那麼久。我的兒子有比我多了9年時間擁有一個爸爸,我該功成身退了吧?」雖不能想像自己自殺,但他很想像父親一樣遇上交通意外突然過身,所以開始亂過馬路。

他患有的是複雜性哀傷。年幼喪父是很沉重的痛,而他從小沒人引導他去感受和流露哀傷的情緒,媽媽同樣表現壓抑冷靜。我和他重整了他的哀傷歷程。沒被表達的哀傷,一再地以憤怒的形式出現;他有段時期經常和人打架,也練就了一難過就用指甲大力掐自己的手腕不讓自己流淚,至今還留有一些疤痕。

哀傷本來是很自然的事,但家庭文化以及他的自我犧牲精神,都讓他沒想過要流露自己的哀傷。「因為說了對人沒有用處。」一段時間後,他寫了幾封信給父親,也和遠在英國的大哥聯繫,大家一起哭了,最後他找到了爸爸親吻他時的味道,是一款剃鬚膏的氣味,他決定從此都用它來紀念爸爸。

當然,他也不再亂過馬路了。

作者為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化解極度哀傷,心理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