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爸爸(二)

麥棨諾醫生 | 2021-10-15
崔生,這十幾年來都是妻子與兒子的夾心人,可謂「左右不是人」。孤獨與無助,成就了今天躁狂的崔生。

我這個人也是捺不住性子,立即致電給崔太。崔生年多前的覆診,我與崔太亦打過幾次照面,他的老婆不難相處,只是言談間隱約感到倆口子的關係沒有很親密,感覺她是例行公事,只是義務上要了解老公的病況,所以陪崔生來了幾次後,就沒再同行了。

然而這通電話,更突顯了夫妻關係的疏離感,崔太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聽罷我對崔生的憂慮,不但沒什麼反應,更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沒打算跟進崔生的不解行為。她只是一味地跟我訴說崔生的不是,他是如何的難以相處、他是如此的麻麻煩煩、他是如何的討人厭…… 完全把崔生的病情置之不理。

我轉向崔生的弟弟,向他打探崔生的情況。從弟弟口中,我方得知崔生繃緊的家庭關係。弟弟憶述,他們夫妻間的相處一向相敬如賓,直到兒子5歲左右,他們的關係就直線走向下坡。兒子5歲左右確診患上自閉症,但崔太難以接受兒子患病的事實,一直都拒絕就醫,兒子得不到適切訓練,整個成長過程中,未能適應社會規範之餘,更不懂與人相處之道。在校經常與同學吵鬧,在家亦與崔太對着幹,家無寧日已不足以形容崔生的狀況,崔太與兒子的關係,已到達「水火不容,有你無我」的階段,雙方好幾次因按捺不住而大打出手,導致兒子遷往祖母家同住。而崔生,這十幾年來都是妻子與兒子的夾心人,可謂「左右不是人」。他的抑鬱情緒,必然與家庭失和脫不了關係。當我稍後與兒子會面時,他坦言沒打算協助爸爸脫離病魔,他只想過自己的生活,享受不被牽扯的人生。

孤獨與無助,成就了今天躁狂的崔生。如果崔太並非自顧自的,把一丁點的注意力花在崔生的身上,不難發現他自行斷藥後的激昂情緒;如果兒子不執着於與媽媽抗衡,稍稍釋出對爸爸的關懷之情,他的病況斷不會發展至如斯不受控。無論面對病人或是家人,將心比心,建立良好密切的關係,是永恒不變的解難之道。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建好良好密切關係,精神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