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久隔離檢疫

王建芳醫生 | 2021-12-07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好多人都有兩年時間沒有離開過香港:出國怕得病,更不想回港後接受隔離檢疫;困在酒店也好、留在隔離營也好,總之失去人生自由一天都受不了。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隔離檢疫的概念人所共知。

回顧對上一次香港有大規模的隔離檢疫,是2009年圍封灣仔維景酒店,全酒店住客被禁止進出酒店7天,以防止甲型流感H1N1(當時叫人類豬流感)流入社區。

現在回首,7天的隔離檢疫,簡直是小兒科。可是,大家又知不知道:因傳染病而被隔離得最久的個案,到底被隔離了多久呢?

隔離檢疫quarantine,源自意大利文的quaranta giorni:40天。十四世紀歐洲爆發鼠疫(黑死病),在繁榮的威尼斯港口,首席醫官發現,如果帶病的船員上岸後,會有更多的本地人發病,於是他就建議且最終定為法例,要求所有船隻在泊岸前,必須先離岸停泊40天。近代科學家估計,黑死病患者由感染到死亡,為期約37天,當時有可能是基於這項觀察,定40天為隔離檢疫的期限。這也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防疫隔離定為法律強制執行,讓公眾的生命安全凌駕於個別人士的人生自由,令公共衞生的發展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醫學文獻裏第一位有紀錄的無病徵傷寒沙門氏菌帶菌者瑪麗,她以前如廁後從來不洗手,導致傷寒熱爆發。

如廁不洗手

一轉眼,來到1883年的紐約。15歲的瑪麗.馬倫飄洋過海,從愛爾蘭來到美國尋找她的少女夢。沒多久她就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在有錢人家裏做家廚。1906年夏天,瑪麗到長島牡蠣灣,為度假中的銀行家華倫一家烹調美食,沒料到才過了兩三星期,華倫的獨生女兒就開始發燒、拉肚子,然後陸續有人出現類似的病徵,通通確診患上傷寒熱,華倫的女兒更因此喪命。當時,由沙門氏菌引起的傷寒熱並不罕見,但大部分個案都發生在衞生情況惡劣的低下階層。牡蠣灣是有錢人和羅斯福總統度假之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傷寒熱?度假屋的主人湯瑪遜太太為了挽回名聲,聘請了梭佩博士,誓要搞清楚這次爆發的始末。梭佩研究的範圍包括食物、供水及污水系統,以及度假屋周邊的環境。梭佩知道很多傷寒康復者的小便,都會持續帶有傷寒沙門氏菌,如果不注意個人衞生的話,就可能傳播傷寒沙門氏菌。於是,他馬上把研究重點轉移到度假屋的廚師,而這位廚師的「致命」菜式,是夏天最受歡迎的冰蜜桃加雪糕:繁複的準備功夫和欠缺加熱的過程,讓傷寒沙門氏菌可以從這位廚師手上轉移和停留在食物裏,令進食者感染傷寒。

梭佩透過傭人仲介公司,查明這位家廚叫瑪麗.馬倫,而這位瑪麗小姐所到之處,差不多都有傷寒熱的個案:在瑪麗工作過的8個富有家庭中,7個都曾出現傷寒個案;瑪麗每次都在爆發傷寒後沒多久離開工作單位,轉到另一個家庭工作。梭佩好不容易找到瑪麗與她面談,瑪麗當然不相信這些傷寒熱爆發跟自己有關,她辯稱自己從未有任何傷寒的病徵,只承認自己如廁後從來不洗手。為了避免失去瑪麗的行蹤,梭佩馬上通報紐約市警察及衞生部,以嚴重威脅社區安全為由,將瑪麗逮捕並關押起來。在8個月的關押期間,瑪麗共提交120個糞便樣本,有63個驗出傷寒沙門氏菌。

島上過餘生

傷寒瑪麗的故事似乎就這樣告終。但是,瑪麗是一個不輕易就範的人。在還沒有抗生素的年代,她被安排到北兄弟島上的一間小屋獨自生活。經過將近3年被隔離的生活,紐約衞生部決定有條件釋放瑪麗:第一、她不能再做廚師,不可以再從事跟食物有關的工作;第二、她必須每3個月向衞生部報到。瑪麗馬上答應了所有條件,5個月後銷聲匿跡。瑪麗沒有再在有錢人家庭中出現,但並沒有放棄她的烹飪事業。她改名為瑪麗.布朗太太,繼續在紐約的餐廳、酒店、療養院等地方以廚師為職業,繼續散播傷寒沙門氏菌。5年過去,有一天,梭佩收到希隆醫院婦產科主任的一通電話,說他的醫院正爆發傷寒熱,有20多宗個案,請他來調查。婦產科主任一見到梭佩,馬上拿出一封信,他解釋工友們替醫院的廚師改了一個別號,叫「傷寒瑪麗」。他想請梭佩幫忙辨別一下:這位廚師的筆跡,會不會是瑪麗.馬倫呢?結果,消失了5年的瑪麗因再次引發多宗傷寒爆發,被送往北兄弟島。這一次,瑪麗沒有再上訴,在島上孤伶伶地度過了23個寒暑,直至離世。在這些年間,她提交的大小便樣本,仍帶有傷寒沙門氏菌。瑪麗是醫學文獻裏第一位有紀錄的無病徵傷寒沙門氏菌帶菌者,也是被檢疫隔離得最久的病人。在她之前,沒有人想過傷寒沙門氏菌會經由無病徵帶菌者傳播。

在香港,傷寒熱是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之一。在懷疑有本地爆發時,食安中心會聯同衞生署進行調查,嘗試找出源頭,防止爆發持續。

撰文 : 王建芳醫生_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專科醫生

 

[信健康] 最長隔離檢疫,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出現嚴重傳染病時,防疫隔離是非常重要的應對之法。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