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嘗當下

青斯 | 2021-12-11
美艷的榴槤甜品放在眼前,能否克服榴槤氣味去品嘗,似乎還是心態的問題。(作者圖片)

星期日的早餐,買了盒藍乳酪塗抹醬,用來搽上酸種麵包吃。雖說喜歡吃藍乳酪者,本身就應該喜歡這濃烈的臭味,但這盒乳酪的臭味又似乎過了頭,有種山羊乳酪味道,可能是用羊乳製的藍乳酪吧!我對乳酪不抗拒,但對於氣味濃烈的乳酪還要多點時候適應,那這盒新買的乳酪怎辦呢?

這時想起一行禪師的教誨。那次在會展聽他講道,他解說應該怎去處理情緒和憂慮,就是把這憂慮或情緒拿到手上來,上下左右前後各方各面都把它看得一清二楚,若然仍未清楚,又再重新看一遍,直至清楚才放下。憂慮和情緒的出現,源自對不認識、不確定的恐懼和不安。待我們對事情的前因後果透徹認識,並想通應變方案後,心就自然能安下來。既來之則安之。既買了這盒乳酪,就要好好體驗這乳酪的味道,先不去想喜歡與否抑或好與壞,只求徹底品嘗並客觀地敍述這味道,這不是一行禪師的說法嗎?

慢慢習慣

當年克服吃羊肉時,也不是一樣嗎?我以前怕吃羊肉的膻味,見到都敬而遠之,不會點這菜更不會去試。自從變成醫院一把手,吃飯不單為滿足味蕾或填飽肚子,還有代表醫院應酬建立關係的功能。那些行政或商務午餐都在會所或高檔西餐廳舉行,菜單只得兩三款選擇,若然當天菜單有羊的話就沒有牛的選擇,若詢問侍應有否菜單外的選擇,又會令主人家覺得選錯地點而為難 ,所以只好硬着頭皮開始吃羊肉。西餐羊肉的味道還是不錯的,慢慢又變成能吃羊了。這訓練對日後往新疆旅遊很有用,到新疆若一點羊都不吃的話,每天只能吃西紅柿炒蛋、蔬菜或自備罐頭食品了!

這更令我想起中三時耶穌會魏志立神父的教導。半世紀前,他在課堂上叫全班同學拿出紙筆,把女性身體的構造畫在紙上,他說認識清楚後就知道不外如是,不會再去探索。這是當年九華的性教育。這個認識透徹的概念不是和一行禪師相近嗎?魏神父是耶穌會教士的表表者,終生奉行環保,他在2018年離世時把遺體捐贈港大作「大體老師」,完成任務後已於今年中火化。

有時我會問若沒有選擇,處理這些小節會否容易些?只可惜人就不可能沒有選擇,這也是我課堂上所強調的。年長的知道自己追尋什麼的或許還可以提供少些選擇,但年輕的就一定要給予選擇,不然就要面對趕狗入窮巷、絕地反擊的情況。

目前我仍未克服吃榴槤和臭豆腐,似乎這不是做得來與否的問題,只是想做與否的心態問題!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