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優秀的囚牢

吳崇欣 | 2021-12-13
有些優秀的人的囚牢是,一不小心就沒法原諒自己。一犯小過失,就會在心裏痛罵自己多遍。

W來時已經非常清楚自己有抑鬱症,因為她也是醫生。她帶着半信半疑的心情前來找我。「我可以學習應付壓力的技巧。」專業人士去見臨床心理學家頗不容易,特別是醫生。標籤化這件事,我們都無一幸免。會面是保密的,可是我們心裏率先標籤化了自己。

像很多專業人士一樣,W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她為了把效率極大化而不斷一心幾用,邊駕車邊聽PodCast、邊吃飯邊溫書這種生活已經過上許多年。因為家族裏大都是醫生,追求卓越早已是骨子裏的事。她從沒想像過生活有其他可能性,甚至壓根兒覺得,自己已經擁有最好的土壤,並不需要探索世界。

有些優秀的人的囚牢是,一不小心就沒法原諒自己。一犯小過失,她會在心裏痛罵自己多遍。「因為那是應該做好的事情」。準確是專業必備條件,特別是醫生。當她換了同樣有超高標準的上司,她的噩夢開始了。上司不但觸發W內心的自我批評,更用攻擊性言語對待她。為了不犯任何小錯,W訂立很嚴格的工作習慣,心底害怕得不到上司肯定。這種超高標準,在家裏是備受推崇的。W覺得父母更愛哥哥,因為他成績非凡(也是醫生);W性情比較內斂而感情豐富。她的情感流露在家裏常被標籤為「情緒化」。她學會把這些經驗收藏,只有在看電影等才讓自己流淚。

在家裏她學會了,她的能幹是有用的,感性是不切實際。她自中學起便偷偷拿零用錢去助養非洲兒童,哥哥說她幹嗎把錢亂花,她卻不以為然,也從不向人提起。當我發現W會寫日記時,我邀請她分享她所寫的,漸漸地,這成為了她的情感表達安全出口。

W開始流露內心的沒價值和羞恥感;口頭承認帶來太多焦慮,但寫出來就較易。當我們的信任關係足夠,她感受到我對她的肯定和接納時,W才開始能充分地觸及這份羞恥感,因而有機會感受多點那個一直以來不被愛的部分的自己,其實有多麼珍貴和漂亮。

作者為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保持心理健康,專業意見可參詳!【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