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天給自己喘息

蘇瑞雯 | 2022-03-25
留白喘息,或許可以創造更多無限空間及可能。(作者圖片)

「我喜歡畫中那留白的位置,就像一個空間可以讓自己唞氣(見圖)。」那看似是一句簡單的分享,但當這句說話是出自一個每天必須要讓工作填滿所有時間,生活中容不下閒暇及Me Time的人,那一刻,當她終於願意及接納那種留白喘息的空間,那是何等重要!
今日的故事主人翁,絕非工作狂,只是生命中承受太多傷害,選擇透過不停工作暫時忘記生命中的痛,這成為她的求生方法,即使身體已經響起求救訊號:嘔吐、頭暈、失眠、無緣無故的不適,但她仍然會說:「Sandy,我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我的腦海就是那些受傷害的回憶及憤怒,為何應該愛錫自己的人,卻一個一個傷害自己!」
改變執念
抱歉,保護個案私隱,不談細節,但是可以想像要透過無盡工作來麻痹自己的感覺,那是多痛!大家或許知道有些事情未必能解決,但該如何面對?而成長以來所經歷的傷害及深遠影響,更非頃刻可以釋放及紓緩過來。
由建立信任,到慢慢梳理那種被背叛、出賣、欺騙、責難,因而引發的憤怒、自我否定、深感委屈、孤獨無助的感覺,到再去面對那些既定或無法改變的事實時,究竟是否至少還可以去探索一個空間或方式來善待自己?給自己一個呼吸休息的機會,慢慢安定身心?
在治療室內,我們一起靜觀、遊戲、畫畫,看着她的創作在變化,由第一幅畫她認為必須要這樣做,到慢慢發現原來可以有不同的方法創作,海綿、錫紙、棉花棒、繩子,她終於尋回一份嘗試的勇氣,也體會到原來世界不是只有一種方法及一條路,執念正在改變中。然而我仍然發覺每次創作她也會努力填滿所有空間,她仍然會告訴我生活中無法給自己喘息,直至那一次,我們一起創作酒精畫,她滿心歡喜地讓不同顏色自由流動,儘管我仍然察覺她很想填滿畫紙,直至會面時間結束,無可奈何。
嘗試留白
然而,當她隔周回來見我時,我們拿出作品重溫,她說很喜歡這個留白部分(見圖),那種留白的感覺原來好舒服,可以唞氣,她終於說希望可以嘗試給自己留白的空間、喘息的機會。
這年多時間,陪伴着她經歷有很多體會,曾經她形容這間治療室是唯一可讓她放心地哭、安心地說、讓她感覺有人在真心聆聽她內心需要的地方,也是她唯一喘息的空間。希望此刻她嘗試體會的留白喘息,不只是一個空間,還有心靈上的留白喘息。
有看本專欄的讀者,或會知道我是一名鏡粉,他們的音樂總在不安環境下給人點點慰藉。今天送上《留一天與你喘息》其中一句歌詞給讀者及她,願大家能在「平靜裏安躺,棲身一抹暖光」。個案同意刊登本文內容及圖片,能將經歷和故事和其他人分享,不只是一份勇氣,更承載着對自己、對別人的祝福!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改變執念放鬆自己,自癒訊息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