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氣燈效應

吳崇欣 | 2022-08-30
個案中的女子因被丈夫操控而經常懷疑自己。

的家庭狀況,她答得很小心,就像太具體仔細透露了什麼會有危險似的。慢慢地,我也有點迷惘,不明白她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我繼續讓她侃侃而談,發現每次她談起她的先生,都有一些開場白。
「我想我可能是太敏感了……」
「我知道我說話很不小心……」
「我明白我自己也有責任,是我不懂得……」
於是我問她先生的事,她又是一樣不着邊際地回答。我問不出所以然來,只好指出我的觀察:「你好像每次談起先生的時候都有點緊張,而且要很小心翼翼,好像你做錯事一樣。」
她突然熱淚盈眶,她說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許是生了病,總是想掉眼淚,但明明生活很美好,先生都不管她,又不愁衣食,應該很快樂才對。我問她有什麼嗜好,她說原本喜歡跳探戈,但因為先生有點意見就作罷;她也喜歡美麗的東西,所以她很愛日本花道,以前甚至會教人插花;後來因為家翁不喜歡她拋頭露面就放棄了。
「那麼你有沒有朋友?有沒有喜歡的運動?」
她搖頭說:「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就沒朋友了。」
我很好奇,她是怎麼會成為現在這個模樣的啊?問家庭問先生都好像很不容易,唯有回到她身上。
自我懷疑
她在美國名校讀工商管理,家裏小康,現時都住在美國;大學時認識了先生,很快就結婚,嫁雞隨雞地回到香港來。我問她沒工作就嫁了嗎?她流着眼淚點點頭。她很喜歡孩子,但先生不喜歡,她就結婚10年也沒生小孩。我問她那麼現在的生活是不是很枯燥,她眼淚流得更兇了,她說她有輕生的念頭。
心沒法好好訴說自己的故事,因為她自己也不明所以;她難以好好組織起來,她為什麼不快樂,因為她既想保住家庭的名聲,而且覺得一切都是她自找的。這包括,先生和另一個女人甜言蜜語被她發現的那天,她質問了先生,對方大發雷霆:「你太敏感了,這算哪門子的甜言蜜語?她是我的生意夥伴好嗎?哄人的說話你懂不懂?」
「還有你幹嗎查我手機?你不信任我,枉我一直那麼信任你,工作那麼忙都盡量回來陪你,你卻來查我手機?你老是出門四處去,我又忙工作,搞不好你才出軌啊!」
心覺得自己很不體貼,而且她真的懷疑起自己來,是不是真的太敏感了?
「我知道我不夠體貼,不懂得社交上奉承的說話,但這種讚美對方今天衣着的說話在短訊中出現,真的是合情理的嗎?」她問。
「是啊,這真有點奇特,不像是公事。」
受到控制
被鼓勵了一點,心邊流眼淚邊透露更多。原來,心的先生並非不理她,相反地,他給了她很多教條,卻都是不成文的規定。例如晚上如果沒陪公婆吃晚飯,就會被追問她去了哪兒、跟誰在一起;或者會被先生冷淡對待;做室內器械運動時,先生會派保鑣突然出現來「保護」她,說是怕有怪人借故親近她,結果她覺得太尷尬就不再去了。她在香港的兒時好友,先生一直不怎麼喜歡,慢慢地她也疏遠了她們。
「你覺得你需要照顧着先生的心情來生活是嗎?」
「你覺得一不小心,他就會吃醋,然後跟你說,『你知道我關心你才這麼生氣』是嗎?」
「你跟他生活久了,發覺得自己的自信心愈來愈低,好像比大學未畢業前還脆弱嗎?」
「你有時覺得自己好像記憶力也受損了,因為先生總是說你記錯事情;他總是記得和你不一樣的事,而且說起來自信滿滿的,有時還一副『你怎麼可以記不住的』受傷模樣,讓你好生內疚?」
她難以置信地點頭,不斷流眼淚。心不明白,她之所以變得那麼懷疑自己,是因為她先生經常使出「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心本身也是比較順從、慣性討好他人的女生,後來聽了更多我才知道,他的先生是一種隱性自戀型人格障礙人士(covert narcissist),透過操控太太來安撫心裏的不安全感,並且需要別人提供很多讚賞以維持自尊。
最後,我跟她說:「醫生有指你其實有點抑鬱嗎?」我心想,醫生可能也懷疑先生在操控甚至在情緒上虐待她,所以催促她來見我。心這刻很不好意思地承認,醫生的確開了抗抑鬱藥給她,但她不想吃藥,所以希望心理治療幫到她。
註:故事中的人物、背景不代表真實個案。
撰文 :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信健康] 調解自我懷疑,心理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女子為了迎合丈夫而疏遠了好友,慢慢變成沒有朋友。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