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療護

顧小培 | 2022-11-22
不少日常活動中如果輔以零食,可以增加樂趣,或起碼減少沉悶。

世界盃又來了。球賽表演,一向是牽動神經的節目,尤其現場觀看。目睹球員們向目標進發,一步步距離拉近時,觀眾緊張情緒也逐漸提升,不知道最終能不能來一個突破,心情被場中的形勢牽引着,像是置身劇烈的大型機動遊戲設施中,須找一些扶手將自己穩定下來。球賽中可以抓着的「扶手」之一是帶有刺激性的飲料及食物,包括最受歡迎的啤酒和薯片。在電視機前欣賞比賽,手執一杯冰冷飲料,不住地把零食往口中送,其樂無窮。
不少日常活動中如果輔以零食,可以增加樂趣,或起碼減少沉悶。據說從前聽「說書」的書場,和一些表演地方戲曲的劇場中都有嗑瓜子的風氣。現今戲院提供爆谷,也源自同樣需求。記得小時候媽媽與一眾妯娌去景星戲院睇大戲,往往帶上一包包「口立濕」,例如話梅、福州欖。
回想起來,早年的口立濕像是通行得多,可能因為昔時可供選擇的零食沒有今天那麼繁雜。我家住長洲。渡輪上的小賣店有涼果供應,專門應付暈船浪,可說是涼果「藥用」的一面。另一例子是喉嚨痛時用來緩解咳嗽的鹹柑橘。還有不可不提的是當時的涼茶舖,比起今天的「大體」多了。店中有座位,供顧客坐下來看電視。期間來一杯「廿四味」;如果怕苦,可以加上一粒嘉應子。
音樂劇《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中女主角為小孩一邊餵藥,一邊唱:「A spoonful of sugar helps the medicine go down.」一小匙羹糖,能幫助苦藥進入。涼果的功用,有過之而無不及。
人生中的苦果不少,尤其是每一個人最終都避不了的死亡。如果碰上時間拖得比較長的病,更加難受。一方面像是被判死刑,每天都在數日子,眼見自己的身體一天一天地頹敗下去,與親友相處時滿懷感觸。另一方面,往往有肉體上的折磨。針對這些「苦」,有沒有能稍作紓緩的「涼果」?
這問題的答案,見於一類叫Palliative Care的服務。Palliative這個字本身解作「權宜的」,換言之,並非完全的、徹底的。用於醫學時,Palliative treatment是指「具緩和性質」、有治標作用、而非「一時三刻可竟全功」的處理方法。現在這個詞有另一個比較專門用法,在於描寫一些所謂「善終服務」,有人稱之為「安寧和緩醫療」或「安寧療護」,通常是針對例如癌症末期等絕症,為的是提升病患者臨終的生活品質。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樂活知食 踢走都市病》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