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繼續以專業守護你

劉慧儀醫生 | 2019-08-22

醫生的觀念中,身心健康和性命是至為重要。我們會認為健康和生命是目標,也是手段,失去健康和生命,何談什麼將來的目標。然而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所以我們始終不能強迫別人接受治療,要學習溝通,嘗試去理解病人。

看到電視或手機上的畫面,人們受傷、輕生等等,都令我痛心、無奈和擔憂。

作為家庭醫生,我們怎樣在專業中守護大眾?

醫生誓詞

2017年在日內瓦舉行的世界醫學學會採用的誓詞,告誡醫生應保持良好的專業操守,以及向病人作出應有的責任與義務:

作為醫學界的一員: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首要的顧念;

我要尊重病人的自主權和尊嚴;

我要保有對人類生命最高的敬畏;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年齡、疾病、殘疾、信仰、國族、性別、國籍、政見、種族、地位或性向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我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即使是在病人死後;

我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我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要給我的師長、同業與學生應有的崇敬及感戴;

我要為病人的健康和醫療的進步分享我的醫學知識;

為了提供最高標準的醫療,我會注意自己的健康和能力培養;

即使在威脅之下,我也不會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民權。

醫生也是人,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場,但工作時必須保持專業。

醫生也是人,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場, 但工作時必須保持專業,有很多行業和服務人員提出罷工,家庭醫生作為醫療系統中的第一線,會衡量自己不同選擇對病人的影響。例如知道公共交通工具服務受到影響,交通亦可能有阻塞,病人可能較難如期到專科覆診,他們可能會感到徬徨,需要有醫生幫助評估狀況或提供藥物,所以我們盡可能提供服務,和病人一起渡過難關。我們與病人也可能有不同政見,但醫生會盡力做到「不批判」,只以醫學倫理和科學精神為病人診治。

情緒支援

我也有情緒,每天不自覺花大量時間在看手機看電腦,堆積了濃濃的無奈和無力感,也感到很疲倦。放下不看,心仍是忐忑不安,好像患了「網絡成癮」般。面對家人朋友間因不同立場而起的衝突和冷戰,也令我感到孤單、失望。所以,我也會用教給病人的情緒紓緩方法,例如一分鐘靜觀呼吸,或劃出晚上關機和家庭時間,多留意自己的思維有沒有變得愈來愈偏執,以致影響到對病人的「不批判」原則。

醫生是要終身學習的,在今夏之前, 我真的沒有學過怎樣評估和處理受催淚煙或激光影響的人,事情一步步推進,在我相熟的醫生群組中,有人分享有關資料,當然也有很多互相關心的問候。我們希望醫患互信關係能保持,有足夠科學根據的知識十分重要。情緒支援也是家庭醫生的職責之一,各種有關資訊,轉介途徑都令我們看到人間互助的一面。

家庭醫生較特別的地方,是我們和病人的關係一般比較長久,很多病人來就診時會閒話家常一下,小至於問及我們對某某地區茶樓的食物和服務的看法,大至於世界時事都可能想討論一番,當中我們常常遇到立場不同的情況,例如曾有病人向我分享他吃狗肉的經驗,我實在無法表示認同。所以我們通常都做一名聆聽者,以了解病人的感受為重,把話題帶回病人的身心健康上。

堅守專業

袁國勇教授在一次訪問中,說到他和朋友認識了50年,就算大家在政治上「一個天,一個地」,大家還是朋友,因為當中有愛。

我希望無論大家立場怎樣不同都好, 披上白袍後,我仍會說:我是你的家庭醫生,會堅守專業,守護你的身心健康。

願關懷和愛永遠在我們彼此當中。

www.hkcfp.org.hk

撰文:劉慧儀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 ● 健康] 堅守專業平衡情緒? 心理貼士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袁國勇教授在一次訪問中,說到他和朋友認識了50年,就算大家在政治上「一個天,一個地」,大家還是朋友,因為當中有愛。(資料圖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