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邪」百害也有一利

陸錦榮 | 2019-09-23
「驚」可致人體氣機外洩耗散,輕者令人神氣渙散,方寸大亂;重則可致人體陽氣大脫。

剛認識一位年輕朋友,他說非常喜歡參加高度「驚嚇」的遊戲,接受極度「驚嚇」玩意挑戰。問其原因,他無法具體說出來,只能籠統地說,這種突如其來的驚嚇,使他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刺激快感。中醫的七情發病學,認為情志過度,往往是病因源頭,《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肝在志為怒;心在志為喜;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未有提到驚。想深一層,「驚」確實是一個相當複雜的人體狀態。

(隋)巢元方的《諸病源候論.卷十三.氣病諸候》,論「九氣候」,包括怒、喜、悲、恐、寒、熱、憂、勞、思,也沒把「驚」納入其中。嚴格來說,直到(宋)陳元擇在《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提出「病因七情」,才正式把「驚」納入七情之中。

因驚起病

細看醫家之言,(金)張子和在《儒門事親》中討論「驚恐」,提出「驚者為陽,從外入也;恐者為陰,從內出也。驚者,為自不知故也;恐者,自知也」。這段話清楚指出,驚由外而入,「臨於卒然」,即突如其來,是「不自知」的;恐則是「自知」的。

(明)張景岳對驚恐的分析再進一層,「驚恐雖若同類,而不知恐之傷人,尤甚於驚。何也?蓋驚出於暫,而暫者即可復;恐積於漸,而漸者不可解」;「『喜怒憂思悲恐』皆可積於漸;而『驚』獨不可也」,說明喜怒憂思悲恐等情志,有一個「漸性」的發生過程,「鬱發」出來,並且有「自知」成分;反之,「驚」發生急遽,「不自知」,急遽「迸發」出來。

成語「驚心動魄」,暗含驚可傷及心與肝;「嚇破膽」,又意味驚可傷膽;甚至因極度驚慌而引起反胃,古人未把驚對應某一臟腑,顯然有一定原因。

張子和在《儒門事親》中,還述說了一個關於因驚起病的醫案,很值得一記。

「衛德新的妻子,在一次旅途晚上,宿於一客店小樓,夜深人靜之際,有賊人來放火盜劫,她大驚,跌落床下,自始之後,每聽到有響聲,隨即大驚倒地,不省人事。家人唯有躡足而行,不敢發出半點聲音。衛妻患了此病年餘,一直未癒,醫生以心病來治,所用藥方一味以人參、珍珠及定志丸給病人服用,始終無效。張子和看了這個病人後,認為『驚為陽,從外入也……足少陽膽經屬木,膽者,敢也。驚怕則膽傷矣』,於是命僕婢分別執衛妻兩手,把她按在高椅上,前面放置一小几。張子和叫衛妻看着小几,接着用一根木棒猛擊小几,砰然一響,衛妻大驚,張子和隨即喊說,我用木棒擊几,有什麼值得驚懼?說完後又用木擊几,衛妻驚懼之情稍減,如是者,用木棒擊几三、五次,也用木棒擊門……伺後,衛妻驚懼之情平定下來。人問張子和,這是什麼治法?他說,《內經》云,『驚者平之,平者常也。平常見之必無驚』。這晚,他更差遣僕人在深夜擊窗……『驚者,神上越也』,從下擊几,讓衛妻往下視,使神上越之勢受到收攝。其後,衛妻即使聞雷聲,也不再驚惶了」。

扶乩開方

這個因精神受外部刺激而發病的醫案,沒用藥物,只採取類似心理治療之法。順筆一提,張子和在醫療實踐中,亦往往用導引作為一種重要醫療手段。《儒門事親.解利傷寒》便公開如何用導引治療風、寒等時氣等所引起的症狀之法。「先教病人盤腳而坐,兩手交十指,分別攀擊腦後風池及風府兩穴,理由是這兩個穴位都是風門,然後向前叩首,幾至於地,如此連點一百二十數,並急服葱醋粥辛辣湯,汗出立解」。這個治療傷風感冒之方,不用藥,憑內氣導引自療。

回說情志病。(清)紀昀《閱徵草堂筆記.下冊.卷十三》亦記了一宗相關「醫案」,「景州人方夔典自述,小時候常常心神不寧,稍為勞累,心即卜卜猛跳,吃棗仁、遠志之類,情況有時好,有時又再發作,無法徹底治好。一次碰上朋友家作扶乩,乩仙自稱是純陽子呂洞賓,他趁機拜求仙人給他開個藥方,乩仙判道,你這個病症,表證心臟不舒服,但病根其實在脾,『脾虛則子食母氣故也』(火生土,脾土氣虛,反禍心火),可炒白朮常服。夔典試之,果然應驗有效」。

氣機耗散

據(清)吳儀洛《本草從新》載,無論是野白朮、種白朮或倉朮,都有健脾燥濕之效,紀昀這則記述,筆者理解的重點並不在於藥方本身,而在於通過扶乩仙人來開方,使情志病添上幾分神秘色彩、詭異氣氛。

《素問.舉痛論》清楚指出:「驚則氣亂。」「驚」可致人體氣機外洩耗散,輕者令人神氣渙散,方寸大亂;重則可致人體陽氣大脫。(明)江瓘《名醫類案.帶下》便記述了一名婦人,因驚悲而元氣耗散,又治不得其法,最後陽氣大脫釀成亡陽之證,幸及時遇到良醫,才免入枉死城。

從歷代醫案可見,「驚邪」的確對人體傷害很大,然而,大自然造人造物,人與物並非獨有害而無利,否則便無「好壞之分」,一如「孤陽不生,獨陰不長」的道理一樣。《靈樞.雜病》記,「噦,以草刺鼻,嚏,嚏而已;無息,而疾迎引之,立已;大驚之,亦可已」。用白話來說,打嗝,可用草莖刺鼻,使人打噴嚏,一打嚏,嗝便可停止。若仍不停止,可閉氣,並急迎上逆之氣,引而散之,此法亦可止嗝;使人突然大驚,也可以止住打嗝,可見「驚邪」並非只有百害而無一利。詩人李白說,天生我才必有用,誠哉斯言。

撰文 : 陸錦榮

 

[信健康] 捍衛心理非難事,健康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