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期的醫生日常

侯鈞翔醫生 | 2020-02-17
現時香港一罩難求。(黃俊耀攝)

「醫生,你有口罩嗎?」Sammy坐下便問我。

我一下子窘了。這個疫情來得急,最近都有不少人問我同樣的問題,因為很多人都找不到口罩。大家都知道口罩的重要,但我真的很難為情,作為醫生,我也訂不到口罩,而且我手頭上的僅夠幾星期用。想到這些,我偷偷嘆口氣,在我無言以對的沉默時間,我感到耳根充血發熱。「我不是這個意思,」小妮子機靈地看穿我的心事,「其實我訂了幾盒,想送一盒給你。」說完,從手袋拿給我。我抬頭看她口罩後的雙眼,狡黠而善良。

不少醫生,都像我一樣,經歷了兩次冠狀病毒疫情。很多人問,那些吃野味的人或四處逃竄散播病毒的人是不是很可惡?無知和貪婪,是所有可惡的源頭,但吃野味只是其一;全球城市化和交通旅遊發達,也把人類推近那些野生動物。逃走是恐懼的自私表現,人皆有之;但刻意向醫護人員隱瞞病歷,令追蹤及醫治困難,令周邊的人措手不及,對自己對別人都是無一利的。

一罩難求,但戴口罩的人未必幸福。因為要戴得正確,同時也要注意個人手部衞生清潔,長期戴口罩也會引起連串皮膚問題。

從沙士到現在,這十多年我已養成一種特殊的生活習慣。早上清潔完畢,戴上口罩,調好位置,出門。中午吃飯時把口罩摺好,清潔雙手。安靜地吃,不說話,不大笑。朋友見面,點頭揮手代替握手。電梯及扶手,盡量用紙巾、筆代替接觸。晚上回家,第一時間洗澡更衣,把外衣及鞋放在固定位置。晚飯帶飯盒去買外賣回家吃。我的衣服左邊的袋是放與外界接觸的東西,如鎖匙;右邊的是個人用品,如手機;減少玩電話,多用藍牙。自己的雙手,既要工作照顧病人,也會染病給自己。

瘟疫,不是個人的事,人人受株連;有如共業,只能一起面對。請多留意健康網站:fb.me/AMEAHealth和《信健康》的專業資訊。

作者為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又濕又熱容易打敗仗?健康貼士派上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