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

青斯 | 2020-05-02
水中倒影予人很多迷思,那是真,那是假。(作者圖片)

近日連串的國際及本地事件,令我陷入莫大迷思!

在國際舞台上,一些大國領導人及其團隊發表有關中國與新冠肺炎的言論,把自己沒做好防疫工作,令疫情失控的責任歸咎別人,顛倒是非黑白!這令我想起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前,硬說他們擁有大殺傷力武器,命美英聯軍攻下伊拉克,結果到今天仍未找到大殺傷力武器,卻造就了「伊斯蘭國」和激進分子的亂局!當年1月,有位美國麻醉科教授到港作訪問學人,當時已戰雲密布,我和他談起伊拉克時,他卻堅信美國總統,說伊拉克肯定擁有大殺傷力武器。我想再強調,他是位世界知名的學者,可見當一個國家開動宣傳機器時,個人獨立思維實在難以抵擋和堅持!

需要一份堅持

國家是由人組成,人有人性,國也有國性。人性難改,國性更難改,這麼多年美國都未汲取教訓,慣性把內部問題外部化,找代罪羔羊。人會逃避現實,不肯接受現實,國家也一樣。假若一個國家的總統會為生存為選舉而不擇手段,而選民又被其言論,或應選舉產生的假消息迷惑時,怎可產生制衡力量呢?

問題是人怎去做選擇,有否用好這選擇權去分辨真假?當有正反兩極時,各人旗幟鮮明,讓人容易明白其立場而做出選擇。若遇上中庸之道者就比較困難,因黑色分明時最清楚,但黑中有白,暗中有陽,陽中有陰時,這會被視為是牆頭草,令人摸不着頭腦,不能預測其動向,所以不容易被選出來,這是選舉的弊病嗎?這能否解釋當日老子思想不為春秋各國接受的原因?

這帶到最近搬龍門事件,以及落實「一國兩制」的挑戰。制度的轉變除要長時間外,還須一份堅持,就如我習太極一樣,要很長時間才能明白。缺乏這份堅持,容易跌回原形。將兩個截然不同理念放在一起,本身就會產生很大的張力將兩者分開。社會學對機構的研究很多,有學者曾以社交性(保持良好關係)及團結性(為達成目標)兩個概念去把不同機構分類,發現除教會以外,高團結性和高社交性的機構本身就極不穩定,因兩者間有矛盾。以前的例子,如公私營合作等,混合型的醫療融資也有這些矛盾存在,這情況下更顯堅持的重要性,堅持也是一種張力,沒堅持就肯定不能造就這些事!

產生迷思是因自己秉承的信念受到挑戰,是人最危險脆弱時,動輒會放棄既有信念,找更強而有力的信念或信仰。認識迷思,知道在複雜世界裏,雖不能準確預測每件事,但事在人為,憑直覺和信念去做總會有驚喜!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