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孩子的聲音

李維榕博士 | 2020-05-16

趁着疫情不能出門,把很多沒有完成的文章都整理一下,最高興的,就是終於完成一篇有關離婚家庭孩子聲音的文獻。

我們這項對離婚家庭的研究進行了很多年,收集了很多孩子的聲音。他們的年齡由5歲到18歲不等,父母的離婚也從一年到12年之久。一般來說,離婚是大人的事,但是孩子也是家庭的一分子,父母離異,又怎會與他們無關?只是礙於各種因素,孩子也不容易表達自己的意見。

因此,我們所收集的孩子聲音,並非只是語言上的表達,也包括生理上的。所謂生理的表達,指的是五臟六腑,也可稱為「肺腑之言」。

原來身體是會說話的,它會因應外來的壓力,從而調整體內的各種反應。如果沒有危機,就會從容應對;如果感到危機,就會身體緊張,包括心跳加速或減慢、汗腺分泌增多或減少等等,那是一種在面臨險境時,盤算要向前衝還是往後逃的一種身體狀態(fight or flight)。如果壓力升級,危機感到達頂點,身體就會自動「關機」,成為一種脫離狀態(disassociate)。

有趣的是,當父母發生矛盾時,孩子的生理反應與動物面臨大敵時一模一樣。從孩子心跳的頻率、汗腺的分泌,就可以聽到他們的身體在說什麼。

孩子的身體,是會不斷地吸收父母所發散出來的氣息和歷程並作出反應。

心跳加速

一個5歲小女孩,當她的母親埋怨父親不懂得照顧孩子,夜裏踢掉被也不懂得再幫孩子蓋上,女孩的心率一下子就由原本每分鐘90多跳到150多。問起她來,她十分氣憤地為爸爸抱不平,說:「不是的,媽媽不應該罵爸爸,他有為我們蓋被子的!」但是看到母親氣得下淚,她立刻改口說:「不說了,不說了,媽媽生氣了!」

另一個5歲小孩,當她母親提到被前夫虐待以至婚姻破裂時,她的心率由原本每分鐘78跳到145,問起她來,她不斷的走動,老嚷着:「五月一!五月一!」並且不停拉着母親的手要我們看。母親手腕上有一道大疤痕,原來在五月一號那天,父母發生大爭吵。混亂中,母親拿菜刀砍了自己。已經是3年前的事,那時她才2歲,但是這恐懼一直在她心中,讓她無法安頓,並被診斷為多動症。

一個7歲男孩,一直不肯說話,但是當哀傷的母親向父親投訴:「你答應過會努力改善關係,結果完全沒有嘗試,就跟別的女人走了。」當時男孩的心率由原本每分鐘123升到185。他一直不肯透露理由,倒是母親心中明白,她說:「他曾經告訴我,碰到爸爸與那個女人在一起,但是看到我很傷心,便立即改口說:只是個朋友罷了!」其實男孩即使沒有說話,從他心跳加速的程度來看,他的「肺腑之言」比任何聲音都來得響亮!

沉默的淚

另一個14歲男孩,當他的父母由強烈爭吵以至完全沉默時,他的心率也由原本每分鐘95下跌到40以下,一種幾乎關機的狀態。他解釋說:「沉默,是死亡的前奏,當他們沉默無言時,就一定會有事情發生!」這個男孩的問題是肚子痛到不能上學,根據Polyvagal theory的理念,胸部以下的自主神經系統,正正就是掌握疏離的部分,心率跌到幾乎叫停,壓力全跑到肚子去了。

不是所有孩子都用語言表達的,一個12歲患有選擇性緘默症的男孩,當離異的父母在爭論孩子缺乏表達能力時,他坐在那裏動也不動,心跳反覆高低,而眼角一直掛着一滴淚。

還有3個小男孩,全部患上嚴重濕疹,當時父母要分手了。後來父親突然病逝,他們的濕疹更是發作得不可收拾。

孩子的身體,是會不斷地吸收父母所發散出來的氣息和歷程並作出反應,那是一種自動反應,完全不受思考控制,這是哺乳動物的本能。家庭破裂及失去父母, 對孩子來說,與天災人禍所造成的創傷同樣嚴重。口中不說,身體也會說出來。

為何離婚

一個16歲患上抑鬱症的少女,父母已經分手7年,但是一見面就不停互相攻擊,而她的心率也由每分鐘89升到180,問起她來,她說:「我想,我就是他們拳擊手套內的填充物,盡量減低他們互擊時那每一拳的威力!」只是如此一來,每一拳都打在她身上!

父母離異,無疑給孩子帶來很大的困擾和失落,但是孩子一般都具有很強的彈性,父母分手分得乾淨利落,孩子也會很快適應,甚至在過程中變得成熟和對人體諒。唯獨父母之間的矛盾長期不能解決,才是對孩子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很多父母已經離婚多年,彼此的恨意卻沒有因年月而削減,孩子夾在中間,生理狀態長期處於坐過山車般大起大落,他們的免疫系統又怎能不受影響,因此這些孩子大都患上各種生理及心理問題。

一個8歲小男孩的話,尤其讓我念念不忘!這男孩患有失眠症,夜夜想着一個無法解答的問題:「他們說不快樂,所以要分手,但是已經4年了,他們還是沒有快樂起來,那麼為什麼要離婚?為什麼?」

其實孩子最需要的,就是父母活得身心舒泰!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家庭破裂及失去父母,對孩子來說, 與天災人禍所造成的創傷同樣嚴重。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