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102歲

李維榕博士 | 2020-07-11
印度的喜劇電影《老爸102歲》。(劇照)

這少女20多歲,與她談話,往往都是一些十分沉重的話題;加上是用電話聯繫,她遠在天涯,聲音本來就聽得不清不楚,每次都聽得很吃力。

這是我唯一答應用電話做治療的個案。

一年前第一次見面時,她對父母的怨恨是那般深,讓一個大好青年變得面目扭曲。尤其對母親,把一生的不幸,全部怪罪於母親在她小時的照顧不周。其實母親為了孩子,一早就放棄在外面與丈夫打拚創業,獨自回家照顧女兒。只是叫一個甚有抱負的專業女性獨個兒留在家中照顧孩子,她的滿腔情懷,實在難以打發。而一個留守家中等候母愛滋潤的幼兒,也無法處理母親那麼容易波動的情緒。

被出賣感憤怒

孩子靜靜地在暗裏觀察,母親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不經意的話,都被她刻意吸收。加上父母婚變,父親多了一個家庭,家庭關係長期界線不明,母親的哀傷更是日益嚴重。孩子在父母那壓抑的情緒張力下成長,由原本十分柔順盡量為父母協調矛盾的角色,漸漸把箭頭都指向父母,大人的弱點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

父母在女兒面前全無招架能力。母親的每一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都觸及她的痛處,都被她反擊得體無完膚。

曾經是母親的貼身小棉襖,母親的心事全逃不過她的眼,反攻起來,拳拳到肉。她是憤怒填膺,不讓她發作出來,她整個人就幾乎要爆炸;讓她不斷發作,她又處於一種失控的狀況。

這種母女不離不棄又不能相容的關係我很熟悉,我家族中就有好幾個例子。女兒追求的是無私的母愛,當她們察覺母親的愛其實帶着太多無法自我解脫的雜念時,她們的失望就會化成一股被嚴重出賣的憤怒,以各種不同方式表達出來。

我以為她只是與母親糾纏,但是她說更恨父親,因為他傷害了母親!

如果說這對父母不愛女兒,那是絕對不公平的。夫妻二人帶着女兒上天下地,見過很多專家,為了給女兒治病,在陌生人面前受盡女兒力竭聲嘶的指控,所有私隱都被迫暴露。只是這個時代的家庭面臨太多動盪,父母都說為了下一代打拚,但是途中卻發生了太多恩怨情仇,內心很難找到平衡。而焦慮的父母,往往在親子過程中,同時也把焦慮傳送過去。偏偏有些癡心的孩子,把這些混雜了太多雜質的親情全部接收,本來也是忠心耿耿的,集中精力去保護自己心目中的受害者。但是慢慢發現自己並非父母的全部關注,覺得受騙了、被利用了!認定自己才是受害者,便搖身一變,成為父母的討債者。

不斷怨天尤人

這家庭是從內地專程到香港來找我的,那是一次情緒高昂的聚會。我沒有制止少女洩恨,只是一步一步地提醒她,得不到母愛的滋潤,對孩子是很大的創傷,但是現在她已經是成年人,就不應該繼續把情緒停留在孩童時代,是時候放下父母了。她真的漸漸安頓下來,並且很快就申請到國外的大學就讀。

她在回國度假時也特別來看我好幾次。沒有父母在旁,她的表達十分正常, 記得有一次我對她說:「我們要別人愛自己前,首先要看看自己是否可愛。」她用雙手做個心形把自己的面孔襯托起來,望着我說:「我當然可愛!」

那真的是一個笑得燦爛的面孔,十分動人。

她要求我每月與她在電話會談一次,支持她走上成長之路。也許為了她那個笑容,我就答應了。

但是每次談起父母,她仍然立刻發作,不肯罷休。直到一天,她對我說:「我今天與父親通話,平時總是一談就不可收拾,不知何故,他這次不跟我辯駁,反而說: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別來煩我!而我放下電話,卻一點也沒有生氣!」

父親嫌兒子煩

我很高興,處理矛盾的要領,就是讓我們由耿耿於懷變得處之泰然。只是這絕對不是三言兩語的事,必須有個療程。

下一次通話,她又習慣性地不斷怨天尤人,我在話筒上也提不起勁來。

突然想起朋友寄來的一個短訊,介紹了一部印度電影,叫做《老爸102歲》。老爸想長壽,嫌他那同住的75歲兒子太過悶蛋,對着他很難活得長久,要把兒子送入老人院去!

我並沒有看過這部電影,單是聽到這個題材就已經精神一振。拿來與這少女分享,她也振奮起來,並且主動在網頁上替我找到很多這部電影的資料。

原來老兒子不想被老爸送走,便答應做一連串的改變,包括要向死去的妻子寫情書,向家中一盆不開花的植物唱歌,不吃健康食物,不看醫生,不做循規蹈矩的行為!

我對少女說:「你才20多歲,更加不可活得那樣無趣,終日怨天尤人,否則比那75歲的兒子更悶人,當心老爸把你送入老人院!」

她也樂得一點也不介意!

誰說心理治療必須談的都是人生大問題?如果真的如此,豈非治療師與求訪者都無法活得長久?還是老爸的治療方式最有效,不求活到102歲,但求活得逍遙自在。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處理矛盾的要領,就是讓人們由耿耿於懷變得處之泰然。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