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立馬就去死了

李維榕博士 | 2020-09-05
一個人的成長與父母關係息息相關,母女關係尤其密切。

打開電郵,一句「祝你立馬就去死了!」一拳朝我面上打來!

我嚇了一跳,不知道得罪了誰,要如此咒我?而且不止一句,是一連串的叫你立馬去死!重複又重複,觸目驚心,一共500句不止!何來如此深仇大恨?

猛然醒覺,那是一位遠在異鄉的少女,我下午才剛與她用電話交談。當時她告訴我,正在準備考試,基於疫情險峻,現在大學考試都在網絡上進行。終日關在陋室,不但很難集中精神溫習功課,而且胡思亂想,好像頭上有把刀,讓她的頭不停在痛。

而她最大的頭痛,就是父母!

她恨癢癢地說:「每想到他們對我小時的傷害,我就想揍他們!」

當時我的自然反應是:怎麼又是父母?這問題不是已經談了無數次嗎?你不是已經遠走他鄉了嗎?既然已經宣布不想與他們拉上關係,怎麼在應付大考當前,又把他們千山萬水帶到現場,成為頭頂上的一把刀?

心中有恨口難開

但是我結果對她說:「想揍就揍吧!反正他們山長水遠!」

一個青年人與父母的情意結,有時實在怎樣也很難解開。記得Richard Gere主演的那套電影Pretty Woman嗎?在故事裏他對Julia Roberts說:「我做了10年心理治療,才學會說:我恨我的父親!」

怎麼要做10年心理治療,才學會去說恨他的父親?如果這青年人的治療費用是由父母支付的,那麼父母豈不更是啼笑皆非?

問題是,一個人即使心中有恨,要痛快地說出來可不容易,寧願憋出一身毛病,尤其恨的是父母。偏偏我們的情意結,都是繫在最親近的人身上。所謂愛恨交織,有愛就有恨,只是在一個着重孝道的文化,很多人就只有在失控的情況下,才能毫無保留地表達如此強烈的情緒!

個人與父母之間的恩怨情仇,真的是古往今來一個不可忽視的現象,在精神科的案例尤其顯著。只是備受「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訓言所累,一般人都會淡化這個讓人不安的題目,當事人自己就更是難以理直氣壯。我們的案例中有好幾位少女,平時都是乖乖女模樣,但是偶爾會發病,把多年來藏在心底針對父母的怨恨大肆舒洩一回。

其中一名少女特別有趣,她每次發作,都會用英文向父母控訴,分明知道他們無法聽得懂。父母招架不下,只氣得說:「她又發瘋了!」

如果你細聽她投訴的內容,卻是情節分明,都是針對母親對她的欠負,一宗宗全是過去怎樣為父母之間的恩怨賣命,而最後卻被否定或被出賣的不甘心!她的英文並不流利,說起來力竭聲嘶、肝腸寸斷,我幫她一句一句翻譯給父母聽。她的陳述很容易被強烈的情緒掩蓋,我卻不帶情緒一字不變地為她翻譯,控訴內容句句真切,讓在座每人都聽得清楚。她絕對不是發瘋!但這又像是發瘋,因為每次發作過後,母女又會若無其事的交頭接耳。

這是一種母女特有的情意結。也許小女孩天生就希望做母親的貼身小棉襖,沒有人比她更知道母親心中的秘密,而母親,基於各種利害考慮,往往會讓女兒覺得白費苦心。母女的矛盾總是這樣合不攏,卻又分不開。這種情意微妙又複雜,好像是女性特有的一種連繫,有時會連續數代。

只是這種情懷太強烈,也太難表達,只好以失控或用外語來發洩,以便減低其殺傷力。我記得在武漢教學時,在醫院見過一個少女,她是少有的可以用正常心去談論針對父母的怨恨。她告訴我說:「現在是有法律允許孩子與父母脫離關係的,我已經決定再也不受他們的牽制!」但是抗爭結果是被關進精神病院,她的主診醫生雖然同情她的遭遇,也很難站在她的一邊。而一旦成為精神病患者,她也可能失去與父母脫離關係的權利。聽說她在醫院找到一個比她病得更嚴重的男病友,讓母親氣得不停投訴醫生監管不嚴。

接受父母不完美

我們都知道一個人的成長與父母關係息息相關,母女關係尤其密切。我們從小就相信母愛是最無私的,當孩子發覺母親的愛混雜了其他因素或質量不足,很容易就會身心受創,死纏爛打。也許長大的道理就是接受母親(或父親)並不完美,而不是走遠了但仍對她/他的一言一行終日耿耿於懷。

但是,如果心中真的有恨,不吐不快,那最好還是在理性的情況下表達,不必靠精神失常來遮掩。也許這就像佛經默照修行所指,你清清楚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知道它的存在,不必迴避,也不一定要處理,其實這已經是一種處理。心中坦坦然,明察秋毫,就百毒不侵,不會太在意一些過於強烈的情緒。

只是什麼才是心中坦坦然?是要心如明鏡台嗎?還是本來無一物?前者已經十分不容易,後者就真的是鏡花水月了。

而且這必須有一個過程,否則即使我告訴那少女要放下父母也無濟於事,還不如讓她瘋一回,放鬆頭上那把刀再說!

只是這一聲聲吶喊,動人心魄,會讓所有人都不寒而顫!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所謂愛恨交織,有愛就有恨。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