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愛嗎?

李維榕博士 | 2020-10-03
夫妻一旦忘了互相尊重,就只有孤獨度日,有時想補救也為時已晚。

我們常說:一個不被愛的妻子,會變成一個不可理喻的女人!有些男人就答:那我趕快把老婆奉作神明!

但是寵愛老婆,也不見得一定受用!

這男士就是百思不解,他說:「我對老妻寵愛有加,簡直是無微不至。她說往東,我絕不往西!就是木訥一點,不懂說漂亮話,也許她需要的是甜言蜜語!」

他嘆一口氣,繼續說:「我也不是那般不解風情,上周是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日,我特別騰出半天,買了鮮花,約她一起燭光晚餐。沒想到她說已經安排去做SPA,竟然推掉我!」

男人十分沮喪,熱面貼上冷屁股,沒有妻子欣賞的丈夫,同樣會變得失魂落魄。不管對男人或是女人來說,夫妻之間的不協調,都是很傷人的一回事。

埋怨對方愛不夠

世事就是這樣奇妙,那些老等着丈夫關懷的妻子,丈夫會視而不見;那些老是貼着妻子走的男人,妻子也不一定領情。問題究竟出現在哪裏?

很簡單,男歡女愛,絕對不是一廂情願的事。

吳敏倫在他的《至性情書》中,一方面表揚他與妻子徐梅之間的愛情,一方面卻提醒我們不要羨慕,先想想自己是否可愛?我起初很不服氣,怎麼連羨慕也不成?但是從臨床案例的觀察,大部分的婚姻問題都是埋怨對方愛你不夠,卻真的極少想想自己是否可愛!

戴安娜與卡米拉

可愛是什麼?怎樣才算可愛?

有一個長期憂鬱的女病人,每次看病都在埋怨老公不夠體貼,只顧與別的女人搭訕。她的醫生說:「這女士的丈夫打扮得體,女士自己卻不顧形象,說起話來總是怨天尤人。我很想告訴她,起碼把自己弄得可愛一點,才有可能讓別人愛你!」

外貌的可愛究竟有多重要?我們對才子佳人一向情有獨鍾,外貌的匹配,往往影響了我們對配偶標準的評價。但是事實告訴我們,醜妻贏得好郎君的例子很多。著名學者胡適的婚姻就是一個例子,丈夫學識淵博、風流倜儻;妻子相貌一般、識字有限、性格潑辣。他們的結合是家族包辦的產物,兩人卻恩愛到老。

又例如對英國皇儲查理斯來說,大美人戴安娜就遠不如年老色衰的卡米拉來得可愛。

可愛不可愛,並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兩個人的配搭。並且不一定天生,而是後天的一種修養,否則即使貌美如花或貌似潘安,也會形同陌路。

最近聽學者蔣勳介紹雲門舞集所演繹的《九歌》,讓我有機會認識屈原這個幕後的詩人。原來屈原是有潔癖的,他在詩詞中常常談到洗澡,而且淋浴所用的水都放滿鮮花,整個人都是香噴噴的,身上衣冠楚楚,名副其實的一個男神!怪不得他說「舉世皆濁我獨清」,如此曲高和寡,最後只落得投江而去。

中國古詩歌頌的都是遙遠的兩情相悅,極少談及朝夕相對。《九歌》中有兩段描述湘君和湘夫人戀情的詩歌,哀怨纏綿,等待的人永遠都沒有出現,思念的人永遠停留在思念中,兩千年來一直在湘江中尋尋覓覓。

也許這些古代的神話同時塑造了我們現代人的愛情觀:總是渴望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夢中情人!而實際生活中那叫做「老公」和「老婆」的兩個人,卻要在一個叫做「家庭」的框架內,柴米油鹽,口鼻相對,摩擦起來,再風度翩翩的湘君都會口出惡言,最多情的湘女都有想把他捏死的時候!

我們在婚禮中往往承諾:不管好壞、 不管健康與否,直到死亡才終止!

婚姻的愛,當真是如此照單全收嗎?

應付生老病死,有時還可以讓夫妻合作起來;最磨人的是長期相對的小摩擦,如果沒有適當地緩衝和充電,又怎捱得過漫漫長夜?因此,在要求對方愛你時,最好還是先問問,你是否可愛?

對伴侶特別尖酸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首先就要知道什麼是不可愛。

從我的工作所見,夫妻認為最惱人之處,莫過於禍從口出:很多夫婦,對外人很客氣,對自己的另一半就是特別尖酸,罵起人來句句正中要害。不少女士對丈夫的惡言惡語心懷怨恨。有個不停參加愛情工作坊的男士用心良苦,不明白妻子為何毫不領情。最後妻子才告訴他說:「我事無大小,甚至與你一同旅遊,你都會不斷批評和指摘,與你一起實在無趣,送多少花都補償不了!」

如果老婆寧願自己去做SPA也拒絕與你燭光晚餐,也許不是她精神失常,而是你實在太不可愛。女士也一樣,如果丈夫寧願與外人搭訕,也不願找你交談,也許與你談話,句句都被頂撞,實在沒趣!

聖嚴法師常提醒我們要禮儀環保,即是說我們的無禮已經污染了地球。夫妻之間的無禮,不但會污染婚姻,甚至家庭。見過太多婚姻不和的夫婦,不是惡言相向,就老是貶低對方,或是一臉鄙視和不耐煩,這都是十分無禮的行為!奇怪的是,他們往往習以為常,還奇怪對方為何不能接受!

夫妻一旦忘了互相尊重,就只有孤獨度日,有時想補救也為時已晚!

所以單是送花或刻意照顧生活是絕對不夠的,讓自己變得可愛,才有被愛的可能。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