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和現實之間遊走 「失憶」與妄想 精神分裂症

麥棨諾醫生 | 2020-10-12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腦海中不時出現一些聲音和妄想。

國安(化名)與媽媽一同到來,從外表看來,他應該年過三十,我正好奇這個年紀的男孩子,何以與媽媽同行,媽媽就一股勁兒地說出因由,國安最近與女朋友分手,未知是否愛得太深,他久久未能釋懷,情緒低落到把工作辭去,避免與既是同事,又是前女友的她碰面。國安更因抑鬱的情緒而拒絕外出,終日把自己關在房內,足不出房。媽媽有見及此,在朋友介紹下,把國安帶到我診所。

乍聽之下,國安應該不是個複雜的案例,但來到第二次的會面,我隱隱察覺到別有內情。

這次國安單獨前來,他告訴我,腦海中不時出現另一個聲音,叫他做這些、說那些,原來這個「它」的年資不低,自初中已偶然出現,國安甚至會與「它」對話,討論一些生活瑣事,只是「它」出現的次數不頻繁,國安只要無視「它」,就能如常生活讀書。所以,他得以順利完成高中,並入讀技術學院進修電腦,畢業後在一家軟件公司待了3年。既然國安安然無恙地度過30個年頭,似乎這個「它」對他來說並不是病。

否認曾住院

我愈想愈覺得不對勁,隨後致電國安媽媽,國安媽媽好像如釋重負般,和盤托出國安的病史。原來一切並非如國安所述般順利,由初中病發到現在,他不時進出醫院,由首次確診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時住院3星期,到隨後因不定時的突發狀況,經常出出入入醫院。

最後一次出院回家後,國安更大發脾氣,把家中的藥物全部倒進馬桶沖掉。由出院至來到我診所期間,他都處於自行停藥的狀態,時而脾氣暴躁,時而情緒異常低落。即使身處公司,國安的表現亦差強人意,上司也曾因他不穩定的狀態而致電國安媽媽作進一步了解。

有趣的是,當我與國安提起住院之事,他表示絕無此事,腦海中絲毫沒有殘留曾被送院或是住院的印象,他承認不時發現家中無故出現一堆藥物,他亦感覺曾服用過這些藥物,但原因難究,甚至感到疑惑。每當媽媽嘗試借故提及其病,國安都大發雷霆,極之惱怒媽媽對他的無理指控,媽媽只好作罷不提。為避免與國安有正面衝突,首次會面時,媽媽才對國安的病況隻字不提。

暗戀當拍拖

再談下去,方知道國安口中的女朋友都是源自其妄想(Delusion)。女同事的的確確是存在,只是由始至終都沒與國安談戀愛,他只是暗戀她,由媽媽口中得知,國安與該名女同事並非特別親密,即使於公司碰上,也只是打個招呼,間中寒暄兩句。然而,在國安的腦中,他追求了女同事幾個月,更與女同事拍施長達半年,公司同事亦因妒忌不已,對他們的戀情議論紛紛,於內聯網你一言、我一句地熱熾討論。他忍受不了,才斷然與女友分手,並辭去工作。

我花了一段時間,期間不間斷地與國安見面,了解他對於幻象的詮釋,才慢慢得到他的信任,但是,他對藥物的抗拒性很大,病發時亦有很大機會會不依時服藥,最後我說服他接受針劑藥物注射。雖說國安很難完全康復,但藥物治療大幅度地減輕他的陽性症狀,改善了困擾不已的幻覺和妄想。我同時轉介他向心理學家諮詢,並作心理治療,每當國安出現徵狀,他會善用與心理學家共同制定的應對策略,以抑制症狀及控制病情。

助重回正軌

我們亦教曉媽媽多鼓勵和讚美國安,用正面及簡單直接的表達方式與他溝通,並協助他參與社區治療計劃及活動,以增進社交生活。

經過大半年的治療,國安的自信心、社交、生活自理能力等都慢慢提升,他不單有效控制自己的病情,更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

撰文:麥棨諾醫生_精神科專科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心理健康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個案中的國安口中的女朋友都是源自其妄想,女同事的確是存在,只是由始至終都沒與國安談戀愛。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