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服阿士匹靈出血風險

馮永康醫生 | 2020-10-20
《循環》期刊刊出一項綜合研究,總數達3.2萬位病人在接受心血管支架手術1至3個月後,一半病人會隨機停服阿士匹靈,跟進一年後檢視停用阿士匹靈病人跟傳統DAPT治療病人的出血風險及出現心臟病發的機率。

一般來說,病人接受了「通波仔」手術後,大多數必須服用雙重血小板藥物(DAPT),原因是大部分心血管支架都是金屬,當跟血液接觸後,血塊便可能形成,嚴重的可以令支架栓塞,隨時引致心臟病發。

DAPT主要包括阿士匹靈加上一種稱為P2Y12抑制劑的抗血小板藥物。現時有3種P2Y12抑制劑,包括最常用的Clopidogrel、Prasugrel及Ticagrelor,主要分別在於出血風險。簡單來說,Clopidogrel的出血風險較Ticagrelor低,但抑制血小板止血功能剛剛相反,所以在急性心臟病發後,處方Ticagrelor較Clopidogrel更能防止血管再栓塞。根據現時的醫學指引,大部分病人接受心血管支架手術後,都要服用DAPT至少一年,使血塊不會在支架表面形成,心臟專科醫生便可停止處方其中一種抗血小板藥物,停用血小板藥物原因是出血風險。大部分心臟專科醫生也會在一年後停用P2Y12抑制劑。理由是阿士匹靈能有效減少心臟病發病人的死亡率;另一考量是成本,無論哪一種P2Y12抑制劑都比阿士匹靈貴幾十倍。若要同時減低出血風險及減少心血管支架栓塞,應如何取得平衡呢?

今年8月份《循環》期刊刊出一項綜合研究,總數達3.2萬位病人在接受心血管支架手術1至3個月後,一半病人會隨機停服阿士匹靈,跟進一年後檢視停用阿士匹靈病人跟傳統DAPT治療病人的出血風險及出現心臟病發的機率。令人意外的是,停用阿士匹靈組別出現心臟病發、心血管支架栓塞或死亡的機率跟DAPT病人並無分別,但出血風險較DAPT病人減幅達40%,若集中分析那些心臟病發後接受「通波仔」手術的病人,其出血風險減幅更達50%,但再次出現心臟病發等機會跟DAPT並無分別。

須注意的是,這些研究只可作為一種參考,病人絕不能自行停服任何抗血小板藥或薄血藥,必須跟心臟專科醫生深入討論。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停服心臟藥物需知,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