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測試與P2Y12抑制劑

馮永康醫生 | 2020-11-17
病人接受心血管支架安置術後必須服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以防止血塊形成導致栓塞,處方出血風險較少的P2Y12抑制劑Clopidogrel有其局限,原因是其抑制作用很視乎病人有沒有一種CYP2C19基因變異引致血小板抑制作用減少而誘發支架栓塞。

病人接受心血管支架安置術後必須服用雙重抗血小板藥物以防止血塊形成導致栓塞,處方出血風險較少的P2Y12抑制劑Clopidogrel有其局限,原因是其抑制作用很視乎病人有沒有一種CYP2C19基因變異引致血小板抑制作用減少而誘發支架栓塞。

今年8月《美國醫學協會期刊》(JAMA)刊載了一項名為TAILOR-PCI的大型隨機研究,參與此研究的心血管病人超過5300位,一半病人會隨機接受基因測試(測試組),若這些病人帶着變異了的CYP2C19基因,在通波仔手術後,心臟科醫生會處方阿士匹靈及Ticagrelor(不會因基因變異而影響藥效但出血風險較高的P2Y12抑制劑),相反,沒有基因變異的病人會處方阿士匹靈及Clopidogrel。至於另一半病人只接受傳統的阿士匹靈及Clopidogrel(傳統組),基因測試也會進行,不過是在手術後一年才進行。這研究主要是檢視基因測試指引下能否減少出現心臟病發、死亡、中風及支架栓塞的風險,另一重點是這檢測方法能否減少出血風險。

一年跟進後,出現心臟病發、死亡、中風及支架栓塞的機會,無論是傳統或測試組別並無分別。若只抽出那些帶有基因變異進行分析,接受了基因測試後指示用藥的病人出現些上述提及的臨床結果是4%,那些帶有基因變異但只接受Clopidogrel的傳統組別病人,出現以上臨床結果的機會率是5%,數字上是較高,但在統計學上沒有明顯分別。無論哪一組別或接受基因測試與否,出血風險也大致相若。

這測試結果是否意味基因測試沒有實質意義呢?若仔細分析,首3個月嚴重事件出現的機會在測試組別中是減少了,但這分別在一年後不復見,可能是現今的支架及安置技術較佳,處方何種P2Y12抑制劑在3個月後變得不甚重要。無論如何,這研究結果並不會改變現今的指引,那些穩定心血管病人在安置支架後,處方阿士匹靈及Clopidogrel依然是首選。

作者為心臟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保護心臟非難事,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