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疫冬防

天峯醫生 | 2020-12-09
雙疫夾擊,對公營醫療體系是個莫大挑戰。(香港中通社圖片)

每逢12月開始,香港的公立醫院都會嚴陣以待,準備應對新一輪的季節性流感高峰期。準備工夫實際上早在10月安排醫護同事和高危人士接種流感疫苗時已經開始。然而,跟往年不同,我們帶住新冠肺炎第四波的疫情踏入是次流感高峰期,難免為醫院帶來更多更大的挑戰。

每年季節性流感高峰期,入院病人的數目都會增多。筆者在〈健康無小事〉(刊於1月18日)一文中就討論過輪候時間和病房擠迫,以至人手和床位不足的問題,也在〈由流感到新冠 復醫復診新常態〉(見6月3日)一文闡述過公立醫院為季節性流感高峰期作出的各項部署。然而,雙疫夾擊,影響當不止於病人數目。

1.病人層面

感冒和新冠肺炎的症狀十分相似,筆者也曾在〈健康無小事〉介紹過傷風(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和新冠肺炎症狀的異同,不再複述。然而,要真正分辨也得靠為患者進行病毒核酸檢測,或者病毒培養、抗原檢測等,以明確診斷。

但前兩者病情通常都比較輕微,確定病毒種類對臨床治理上作用並不算是很重要。相反,新冠肺炎病情可以嚴重得多,而且治療重點跟病情進展與感冒明顯不同,臨床治療過程很需要病毒和抗原檢測所提供的資訊,而且要不斷重複檢測,直至臨床上和數字上都顯示患者已經康復,大大增加了病毒實驗室的壓力。

雙疫夾擊,新冠肺炎患者同時感染流感,或流感患者同時感染新冠肺炎都有可能出現。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學會(Max Planck Institute)及法國巴斯德研究院(Pasteur Institute)用了歐洲4個國家的調查數據,利用新冠病毒傳播模型加以分析研究,發現於相關國家地區,每名新冠肺炎患者大約可以傳染給另外2個人,但如果患者同時感染流感,其傳染能力可增加2至2.5倍,即最高每名患者可以傳染給5個人。

更駭人的是,若同時感染新冠肺炎和流感病毒,肺部損傷及炎症都可能明顯增加。根據早前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的團隊以金黃倉鼠進行的實驗研究,感染兩種病毒的倉鼠,肺部損傷和炎症反應都明顯比單一病毒感染的倉鼠加重,雙重感染倉鼠的腸道炎症和病毒也有增加,體重下降也較嚴重。感染兩種病毒的倉鼠血清中的新冠肺炎病毒抗體份量也明顯比感染單一病毒的倉鼠為低,這會拖延了患病倉鼠肺部的康復進度,亦延長了倉鼠排放病毒的時間。

醫療體系大挑戰

我們都知道,老人家、長期病患者和有免疫系統問題的病人,新冠肺炎和流行性感冒的死亡率都比較高。然而這些患者也比普通人較容易染上新冠肺炎或流感病毒,同時患上兩種病症並非遠不可能。雙疫病人的病情嚴重,住院時間長,更多機會需要進入深切治療,即使康復過後,身體的功能也會受到更大損害,加上他們傳播力和傳播時間倍增,隨時可以拖垮整個醫療系統。

2.醫療層面

事實上,每年的季節性流感高峰期都是整個香港公營醫療體系的一個莫大挑戰!然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去年的季節性流感在1月時只有一個短暫的高峰期,到2月中前就已經迅速滑落至低水平。但這個情況未必能在今年複製。

有專家同事表示,由於去年感染流感的病人數目較少,無形中社區裏面有抗體的人比率也較往常少,也就是說,有機會增加流感活躍和感染的機會。

這些年來,社會都不斷質疑香港醫管局人手不足、病床緊張。這些問題在每年季節性流感高峰期更形突顯,新冠肺炎只會令問題雪上加霜。今年為應付冬季流感高峰期的種種措施當然更加不能放鬆。

但在過去一年,醫護人員為對抗新冠肺炎已經頗為筋疲力盡,最困難的是新冠疫情前景未明,醫院原本在應對流感尚有多年經驗和模式可循,但新冠疫情卻為整個流感高峰期增添不少變數。不單診斷和治療的難度增加,醫治時間也被延長,尤對深切治療部的壓力更重,令醫護人員倍感吃力。

為了減少院內播毒的風險,醫院對所有入院的病人都進行篩查,會要求病人自行留深喉唾液樣本。但由於有不少入院病人中不乏老弱而未必能夠自行留樣本,需要醫護人員協助。社區人士未必能夠意會,其實這種種都增加了原本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的醫護人員的工作量,唯有盡量理順流程。

此外,每一波的病情都有所不同。比起第三波,第四波疫情的病人平均年齡較大,也多了病情較嚴重的年輕病人。比再之前從外國回來的學生們是天壤之別。

回望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第一波時,急症室以至門診應診的病人都大幅減少,加上預約非緊急手術也被裁減,部分的醫院服務有空間作出重整、調配。然而,隨着疫情延續,之前有很多原本病情未見急切的病人,經過幾個月之後,也變得有點兒迫切了,有一些甚至演變成要急症入院。肺炎第三波時,非緊急手術可以裁減的空間已經遠不及第一波的時候。現在疫情第四波,醫院服務可供重整、調配的空間自然也愈來愈有限。

為了不要苦煞任何病人,始終得要靠順應疫情去調節不同服務以取得平衡。癌症、創傷、急症的病人必然不能阻延,其他病人也要因應不同情況分清緩急先後,靈活調配人手和病房成為關鍵。

院外的社區隔離和治療中心和臨時醫院,就正正是將病情較輕微和康復中的病人作分流,以騰出醫院床位去處理有需要的病人。在院內,一線負壓病房、二線隔離病房以至其他的感染監測病房,同樣需要各司其職,也要互相支援。

3.社區層面

前文提及,雙疫病人的傳播力和傳播時間都會增加,患者更容易傳染給家人、朋友或同事,對社區的打擊可以一發不可收拾。就像跳舞群組,其傳播鏈至今未斷,而且最強的播毒者往往是症狀輕微甚至無甚症狀的病人,他們可以不自覺地傳給老弱人士,若果傳播力還要增加2至2.5倍,後果可想而知。

標籤效應阻抗疫

另外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是,仍然有不少病人即使有症狀還是繼續其「社區活動」或上班,也有病人不願透露其曾接觸過的人。他們要麼不願意合作,要麼仍然怕有一種被標籤的感覺。

這種標籤效應正正就是社區抗疫其中一個最大的阻力,加上抗疫疲勞,以及對經濟前景的憂慮,無疑增加了政府推行抗疫政策的難度。

不過筆者仍然深信,香港人對抗新冠病毒的整體防疫意識仍然不俗。事實上,無論是流感病毒或者新冠病毒,同樣主要是透過飛沫傳播,我們一直強調戴口罩、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還有環境衞生,對兩者都同樣有效。

全世界都對新冠疫苗寄予厚望,但香港要做到全城接種似乎還要多一年半載,而且由於疫苗研發時間相對倉卒,還有許多疑問尚未解答,包括疫苗有效時間、會否影響傳播能力、長遠副作用等,反而接種流感疫苗則相對成熟。要預防雙疫來襲,打流感針必不可失,至少可以減輕醫護負擔,也可以避免前文所述的風險。

雙疫之下,為自保,也為家人,大家應該更齊心協力。始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凌駕健康和生命。

撰文 : 天峯醫生

 

[信健康] 新冠加流感雙抗疫,支援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