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的「等於」和「不等於」

顏寶倫醫生 | 2020-12-10
12月1日「世界愛滋病日」當天,美國有市民手持蠟燭紀念。(法新社圖片)

每年12月1日為「世界愛滋病日」(World AIDS Day)。在過去的11月28日,衞生署「紅絲帶中心」和我們學院合辦了「愛滋病病毒-性感染疾病」的線上會議,為服務基層醫療的醫護人員,更新治療和預防上述病患的發展,並幫助大家了解在面對性小眾時應有的認知和態度。

「愛滋病」這名字,對大部分普羅大眾來說應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在過去近40年,我們在媒體不時會接收到相關的資訊,對這病患定必有所認識;陌生是對大部分人來說,可能甚少會認識真正患上這病症的朋友;對預防和治療這病症的新發展也許都未有所知,甚至認知上還是停留在「愛滋病等於絕症,無藥可醫」這錯誤上。

先要說,「愛滋病病毒」這名字並不準確,大家應知道這病毒的正名為「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可怕之處,就是它主力攻擊人類免疫系統裏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指揮:「CD4+ 輔助T淋巴細胞」(Helper T Lymphocyte)。輔助T細胞先與各種守衞前線的「抗原呈現細胞」合作,將各種入侵病原體的「抗原」發現和鎖定,並發出「身體已經被外敵入侵」這關鍵訊息;之後隨即發動後天免疫系統裏的細胞反應和抗體反應來對付外敵。

有藥可醫

HIV專攻並殺死CD4+ T細胞,對後天免疫系統的起動造成極大破壞,令身體飽受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感染致病。當患者出現嚴重的感染(機會性感染,即正常免疫力者甚少患上、甚少如此嚴重的感染),或患上某些相關的癌症,或測度出的CD4+ T細胞嚴重缺損,臨床上就是患上了「愛滋病」(AIDS,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後天免疫力缺乏症)。

HIV是「逆轉錄病毒」(Retrovirus),其基因體為兩條「單鏈RNA」。「逆轉錄」(Reverse Transcription)就是HIV用其獨特的病毒「反轉錄酶」將其RNA「逆轉錄」為病毒的「雙鏈DNA」。(重溫:「轉錄」是將DNA轉成RNA;「逆轉錄」自是將RNA轉成DNA)。被逆轉錄後的病毒雙鏈DNA(稱為「前病毒」),可以進一步由病毒的「整合酶」(Integrase)將其整合進某些免疫細胞的雙鏈DNA裏,成為人體基因體的一部分。這些隱藏在細胞核裏的病毒DNA,一方面可以逃避免疫系統的偵查,又可以跟隨着細胞的複製持續繁殖,也可以找機會發作,自行大量繁殖,再大肆感染淋巴核裏的CD4+T細胞,導致愛滋病。

HIV由RNA變DNA的逆轉錄過程非常容易出錯(突變,Mutation,就是原本的A、G、C、T核苷酸被另外一粒隨機地代替了),結果令到突變後製造出來的蛋白質和各種抗原都跟其母親病毒有些分別。免疫系統其實在被HIV感染過後,都能製造出對抗HIV的抗體(Anti-HIV)。但這些Anti-HIV抗體總是「慢病毒一步」,只能對付以前的舊病毒,對突變後的新病毒卻沒有作用。因此,在HIV總是快一步、永遠不能被免疫系統清剿的情況下,被感染後便等於長期的慢性感染。

幸好因着「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HAART, 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或俗稱「雞尾酒療法」)的快速研發,「感染HIV」現在已經是有藥可醫。HAART是組合了3種或以上以不同機制去對付HIV的抗病毒藥物,通常組合成單一藥丸後給患者長期服用,可以非常有效地壓抑病毒的繁殖,將HIV的RNA壓抑到在血液及體液裏完全「無法檢測」(Undetectable)的水平,令其沒有機會演變成愛滋病。

服藥後,HIV患者就肯定不再等於患上愛滋病。若以英文來說,HIV not equal to AIDS很清楚簡明;但若純以中文來簡介:「感染了愛滋病病毒」並不等於「患上了愛滋病」這一句卻往往較難被理解,需要更仔細的解說。

近年另一個治療HIV的指標性發現就是「U=U」。那是Undetectable = Untransmittable,即「無法檢測」等於「不能傳播」。經歷長期研究證實,HIV患者在接受有效的HAART後,不會在日常生活的各種接觸把病毒傳播給其他人。當中包括大家最關心的「男男性行為」:即使沒有使用安全套,若患有HIV的一位長期服藥,也不會經性行為將病毒傳給伴侶。這發現極其重要,代表HIV患者在服藥後也就能過着等同於常人的生活。

高危群組

在本港,高危的感染群組包括有男男性行為者、針筒注射毒品者、少數族裔、跨性別人士(男跨女)、女性性工作者及其男性顧客。現今預防愛滋病的重點,首先是針對各高危群組的特點,教育並鼓勵減低風險的行為,並且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受感染者。本港有眾多非政府組織根據其本身服務的專長,努力接觸和支援各個不同高危群組,並支援作定期的「自願性諮詢和檢查」(Voluntary Counselling and Testing)。

現今的HIV快速測試,是「拮手指」以血液來驗Anti-HIV抗體。驗到Anti-HIV抗體,代表曾被感染,也就等於極可能是長期感染;也要注意從被感染到抗體出現有段相當長、約3個月的「空窗期」。接受檢測的朋友在過程前後需要承受不少壓力,而持續高危者則更需要作定期檢測,這都需要由專業醫社團隊在過程中全力支援。

雖然感染HIV患者在接受治療後,生活基本上應該等於常人一樣,但患者或高危者因着其本身的高危因素,其整體健康狀況卻不等於一般人。例如有調查發現在性小眾群體中,30.9%有中度以上的抑鬱病徵,25.9%有中度以上的焦慮病徵,比普通大眾高出很多倍。要改變這些「健康不平等」(Health Inequality)並不容易,過程中需要社會所有人改變一些,醫社各界多做一些,讓這群朋友不會再因不平等受到額外的傷害。

www.hkcfp.org.hk

撰文 : 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加深認識愛滋病,支援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