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vs產後抑鬱

姚嘉樺醫生 | 2021-01-19
加拿大有一項涉及900位懷孕中和剛在一年內生產婦女的網上問卷調查,發現在大流行期間,72%的人感到焦慮,41%的人感到沮喪,比例大幅增加。

過去一年,醫管局因應疫情嚴重或放緩,陪產服務不停在暫停和放寬之間循環。不過,由1月12日開始有限度恢復陪產服務,但孕婦及陪產人士分別要有入院陰性檢測結果及3日內陰性檢測試結果。這個德政是由於專家們參考了香港大學婦產科學系在《香港醫學雜誌》11月發布的研究,比較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後和大流行前生產的孕婦的愛丁堡憂鬱測量表(EPDS)分數,EPDS 10分以上比率明顯比較高(14.4% vs 11.9%)。

在分娩過程中,多了三成孕婦選擇以止痛針減痛。研究團隊認為丈夫陪產可以填補醫護人員和婦女之間的溝通鴻溝,並促進使用非藥物性止痛方法,例如輔助太太走動,提供按摩、協助使用分娩球等。世界衞生組織的指引提到,所有孕婦包括確診或疑似感染者都有權利在產前、生產中和產後獲得高質量醫護服務,要有安全良好分娩體驗。這包括受到尊重和體面對待,可選一人在分娩時陪同;能夠和產科人員清晰溝通;採用適當的緩解疼痛措施;在可能的情況下允許產婦走動和選擇以哪種體位分娩。

之前有報道提及有產婦因為公院暫停陪產和探病,因此考慮轉到私家醫院生產。但是私家醫院收費高昂,很多家庭在疫情影響下收入下跌,經濟負擔沉重,而且大部分醫療保險都不保障生產的使費。醫管局現在放寬陪產,希望真的幫到產婦們改善精神健康。

另外,加拿大有一項涉及900位懷孕中和剛在一年內生產婦女的網上問卷調查,發現在大流行開始之前,這些婦女中有29%經歷中至高度焦慮症狀,15%則經歷抑鬱症狀。在大流行期間,72%的人感到焦慮,41%的人感到沮喪,比例大幅增加。

她們當中有64%表示自大流行開始減少了體育鍛煉,體育活動受到限制,這可能是抑鬱症上升的原因。但同一研究發現一周內有150分鐘中等體力活動,焦慮和抑鬱症狀會較低。看來為了促進精神健康,產後婦女們就算戴上口罩都要步行和買餸,在家繼續做家務。點解?因為根據康文署網頁,這些都是中等強度運動!

作者為婦產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疫情下防產後抑鬱,婦科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