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打」

天峯醫生 | 2021-03-03
要有效防疫,必須約七成人有抗體才能達至群體免疫。(法新社圖片)

新型冠狀肺炎纏擾全球一年有多,幾款疫苗相繼推出,並獲多國批准緊急使用,成為人類走出疫情陰霾的一大厚望。

然而,即使有了疫苗,也不代表我們就必然能夠令疫情受控。由疫苗供應、接種安排以至變種病毒等問題,仍為我們帶來不少挑戰。

新冠肺炎纏擾我們超過一年,莫說市民出現抗疫疲勞,醫護同事自是更加吃力非常。醫護壓力不用說,大家良久不能與親友聚頭,又幾乎無時無刻都要佩戴口罩,尤其香港人大多喜愛出外旅遊,如今卻只能「被困香江」,我們實在無不希望疫情快一些過去。

最近有多款疫苗相繼推出,並獲多國批准緊急使用。2月19日第一批新冠疫苗終於抵港,一星期後更有另一款疫苗運到,為我們盡快走出疫情陰霾帶來曙光。

誠然,有疫苗並非必然。

首先,研發疫苗傳統上需要約10年時間,今次新冠肺炎疫苗卻能夠在不足一年就已經研發成功並推出應用,這其實要先多得病毒基因很早已被破解,並且給上傳數據庫以供全球任用。這除了有助加快發展不同的病毒檢測方法之外,也為疫苗研發提供一定的幫助。

此外,也因為疫情實在嚴峻,而且影響全世界,令各國科研隊伍都爭相成為最早一批研發成功的團隊。隨着科技進步,疫苗的研發,由傳統的滅活病毒方法,到使用不同病毒載體,以至最新的核糖核酸和蛋白質亞單元疫苗,為研發疫苗帶來富多樣性的發展,這除了提高研發疫苗的成功率之外,也減少因其中一個方法失敗而出現延誤的情況。

不過,太快研發的疫苗也不無隱憂,由於研究時間短,許多數據並未全面,尤其用新方法研發的疫苗,其對人體的長遠效果和安全性未必如傳統方法般容易預計,也因為需要用的佐劑不同,是其可能出現較多副作用的原因之一。但在全球大疫症的情況下,只要所使用的疫苗風險不比不使用為高,就應該使用,這也是各國以至世衞批准緊急使用的主要根據。只不過,在爭相研發疫苗之後,全世界現在也在爭相搶購疫苗。

有序接種三難處

部分國家於2020年12月中已開始陸續為其國民接種疫苗,全球疫情最嚴峻的美國,接種劑次已超過6000萬劑,也是全球最多。由於部分疫苗需要接種多於一劑,所以劑次並不等於接種人數。若以人口接種比例計算,以色列才是全球第一,全國約85%人口已接種疫苗。

重要的是,無論是美國抑或以色列,也包括英國等國家,不足一個月已見到每日確診人數明顯下降,可見接種疫苗的確能有效控制疫情,也減輕重症的比率乃至深切治療的壓力。

另一邊廂,卻仍然有許多相對貧困的國家地區至今還未爭取到足夠的疫苗供應。大部分已開打疫苗的國家或地區,都是相對富裕或自己有能力生產疫苗的。莫說發展中國家沒有足夠財力爭取疫苗,有些地方根本可能「有錢都買唔到」。就像疫情初期的個人防護裝備一樣,一些富裕的國家竟然是率先禁止該類物資出口,甚至直言是「戰略物資」。同樣地,它們也率先限制疫苗或疫苗原材料出口,及至後來才「驚覺」需要撥備部分疫苗給發展中國家,以挽回一點「外交」面子。

各國為了自身的國家利益,或是要展現各自的科技和政治實力,本是無可厚非;只希望它們不要忽視在全球大疫症下大家應有的共同態度和責任。社會是世界的縮影,世界也是人性的縮影。

即使是香港,暫時取得的兩種疫苗都需要分批送到,所以接種一定會有先後緩急之分。正如許多其他地方一樣,醫護人員是其中一組獲選為優先接種的群組。除了因為我們同事工作有較大風險會接觸感染新冠肺炎患者之外,更重要是我們也有責任保護其他體弱的病人。我們先要保護好自己,才有能力保護其他人,並減少我們把病毒傳給他人的機會。

其他優先組別包括60歲以上人士、院舍院友和職員、在港口或關口包括機場的工作人員,以及負責主要公務的人員,為數涉及200多萬人。要安排他們有序地接種,並非易事。

第一,可能基於不同理由,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接受疫苗,但要有效防疫,就得要有約七成人有抗體才能達至群體免疫,所以就要令大部分民眾願意接種。要令他們願意接種,其中一個很強的誘因當然是對個人和家人的保護;另一個同樣重要的誘因便是,希望當大多數人接種後可以盡快恢復昔日正常的生活,也令經濟重拾軌道。此外,香港人尤其喜愛旅遊,在世界疫情之下,旅行出國大受影響,如接種之後有助通關或寬免檢疫,也絕對是大眾的共同願望。

自然,疫苗的安全性也是相當受人關注。雖說太快研發的疫苗也不無隱憂,但在數據上,如上所述,接種的風險都不會比不接種的高,而絕大部分的副作用都是輕微和短暫的。雖曾有說法接種某隻疫苗之後出現癱瘓甚至死亡個案,但實際上這些嚴重情況即使在沒有疫苗下同樣會出現,而且出現頻率非常低,也沒有因接種疫苗後增加,所以疫苗與該等嚴重情況的因果關係其實並未能確立。

其次,核糖核酸疫苗所需的存放條件比較苛刻,儲存的雪櫃需要特別訂購,內設兩套監察系統,有任何異常會即時通報到不同部門,以作出第一時間應對;另外,該款疫苗需要稀釋,運送過程又要絕對小心避免過度碰撞,跟另一款疫苗的處理很不相同。所以政府決定每一個接種中心只會處理一種疫苗,以免出現混亂和錯誤,而接種人士也可透過選擇不同地點而選擇接種不同的疫苗。

第三個挑戰是暫時兩隻獲批的疫苗均需接種兩針,而且相隔的時間都有相當限制,要同時兼顧第一和第二針人士,在約期安排上,尤其電腦程式設計上,較平時慣用的預約系統為複雜,理論上也較有機會出現混亂。

最後,為求安全起見,也為減輕公眾的疑慮,無論哪一種疫苗,所有接種人士接種後至少要在接種中心觀察15至30分鐘,接種中心都有醫生和護士當值,也有相當縝密的通報系統,亦由大學監察和研究有可能發生的副作用數據,政府更設立疫苗保障基金,向接種新型病毒疫苗後出現嚴重異常事件的市民賠償。設立基金主要是作為一種保險作用,畢竟接種疫苗後出現嚴重異常事件的機會應該很微,機制上最好有客觀標準和獨立專業意見作評估。無論如何,這些舉措都是希望增加民眾信心,並讓民眾接種流程更暢順。

能維持一定保護

同一時間,醫管局除了運作其中7所社區接種中心之外,也積極支援醫護同事接種疫苗,盡量提供適時和全面的資訊之餘,同時向同事查詢接種意願和疫苗選擇,以作統籌安排,務求在不影響醫院服務運作的大前提下,可以顧及同事對疫苗的選擇,並致力為接種同事提供方便,例如可能安排前往接種中心的穿梭巴士等。

不過,要有足夠群體免疫,到大家都能安心摘下口罩,似乎並不是一頭半個月可達成。有些國家地區的疫情甚至出現反彈,很可能與變種病毒有關。變種病毒對疫苗有效性的影響是世紀疫情將來發展的一個很具決定性因素。以暫知的有限數據來說,疫苗對變種病毒的有效性的確受到影響,只是疫苗所產生的抗體,仍然足夠維持一定的保護作用。

筆者有專家朋友說病毒將來可能發展成類似傷風病毒一樣,世界大部分人自身都有了抗體;也可能好像流感病毒一樣,每年需要接種疫苗(事實上,現在世界已開打的疫苗,其有效期能夠持續多久仍是未知之數)。至於新冠病毒會如SARS般消失的機會則微乎其微了。

當今在全球大疫症的情勢下,為己為人為社會,諸君想選擇哪一種疫苗也可以,只還是那一句:最緊要「打」!

撰文:天峯醫生

 

[信健康] 疫苗應否接種?醫生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