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種的時機

天峯醫生 | 2021-03-31
支持全球疫苗的推廣,愈快愈好,愈廣愈好。(中新社圖片)

香港新冠疫苗接種開打已一個月,接種至少一劑疫苗的人接近50萬人,但只佔全港16歲以上人口約7%,加上香港本身疫情整體不算嚴重,要達至群體免疫所需六至八成人口有抗體的目標尚有一段距離。雖然個別疫苗的包裝問題或多或少對接種計劃帶來影響,但真正最令人擔憂的是市民普遍接種意欲仍然偏低,待他日當世界重開時,我們還沒有免疫能力。

筆者跟一些醫院的醫護同事傾談過,他們大多認同需要接種疫苗,但希望多觀望一會,尤其似乎他們都被那些每日報道打疫苗後的不良反應甚至死亡個案嚇怕。正如筆者在上一篇文章〈科學理性與觀感情緒的對決〉(刊於3月17日)所提及:如果不斷逐個逐個個案或事故去數,在觀感上的確只會令人愈來愈擔心。即使是專業人士,也難免出現憂慮,至少不敢「寫包單」,雖然這確實並不是出於一個專業判斷。

恐懼和錯誤訊息現象

這個困局明顯不只限於醫護人員,畢竟醫護人員也只是廣大市民中芸芸一員,社區抱持觀望態度的人似乎也應該佔大多數。事實上,不要說是個人意願,即使去到國家地區層面也有同一現象。

BCC中文版2021年3月9日就刊登了一篇〈新冠疫苗:從香港到日本,亞洲多地接種為何進展緩慢〉的文章,他們研究了一些接種新冠疫苗較為緩慢的國家和地區背後的不同原因。當中第一個提到的理由便是「恐懼和錯誤訊息」。

文章引用菲律賓和巴基斯坦作為例子。前者於2016年,有接受一種防控登革熱疫苗治療的兒童死亡,兩年後該疫苗更突然被停用,導致人們至今仍對疫苗抱懷疑情緒。後者則因2020年一段廣為流傳的視頻中,一名私立學校老師瘋狂大喊,指摘小兒麻痹症疫苗令孩子們「失去意識」,並斥責官員「強迫」他們接種疫苗。儘管之後這視頻已被揭穿訊息錯誤,並從社交媒體上刪除,但已足以影響到日後的新冠疫苗接種計劃。

幸而香港並非誇張至此,但正如該BCC文章亦指出,有些亞洲國家的疫苗項目較遲開始,只是出於謹慎。主要是因為這些國家在很大程度上已控制住疫情,覺得自己有充裕時間可以等待其他較先接種疫苗國家的更多數據,例如疫苗對孕婦的影響等。筆者認為,香港大多數人正正都是持同樣的想法。

反觀歐美等國,由於疫情實在嚴重,它們大都非常急切為人民接種,而這些國家和地區民眾,其願意接受疫苗注射的比率也相對較高。理由除了希望盡快控制疫情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希望回復自由的生活,尤其是經濟和社交活動。

理論上,每個國家地區都會因應其情況而有不同的疫苗接種進度,這原本是無可厚非的,但如果全球各地的抗疫進度大不同,對於消除這個全球大流行疫情而言卻不無隱憂。

回望去年疫情期間,亞洲一些國家地區原本控制得相對較好,甚至做到本地清零;但另一邊廂的歐洲、北美以至南美洲,可能因為比較遲實施嚴厲的防疫措施,也可能因為民眾,尤其是早期,對口罩和社交限制抗拒的緣故,疫情一直稱不上受控。但世界始終不能永久不流通,於是疫情受控的國家地區仍然危機未除。

回復正常生活三疑問

香港本身就是個最好的例子。經歷了充滿不確定和恐慌性的第一波之後,去年2、3月間,疫情已有所放緩,期間只有零星個案。但由於外地疫情於3月急劇惡化,大量人士從歐美、北非回港,形成以輸入個案為主的第二波疫情。至4月後疫情本來又再緩和,之後一兩個月間更出現連續多日無本地個案,但到6月又因為對外來海員及機員豁免檢測及檢疫,再次出現輸入個案,更將疫情帶入社區,掀起第三波疫情。來到及後的第四波,也相信是由印度和尼泊爾輸入。

雖說疫苗為戰勝疫情帶來曙光,但我們能否真正回復正常生活還有3個大疑問:

1.疫苗抗體的有效期有多久?

有研究指出,九成新冠肺炎輕中度患者體內的新冠中和抗體,在其感染後5個月仍能維持在高水平狀態。理論上,由接種新冠疫苗所產生的中和抗體應該可以像自然感染所產生的抗體一樣,至少有半年或以上時間可以降低再次感染的風險。有疫苗研發人員更認為其疫苗抗疫能力可達數年之久,但實際情況是未知,因為疫苗從開發到應用都實在太快了,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去得出確實數據。

2.新冠疫苗對病毒變異還有效嗎?

世界各地都出現不同的病毒變異,現在已經流行和擴散的,包括來自巴西、南非、英國和印度,雖然患者病情暫未見趨向惡化,但傳染性似乎都比「原新冠病毒」強,從而增加了整體控疫的挑戰和複雜性。

病毒變異在新冠病毒來說,雖然不及流感病毒頻密,但亦絕不罕見,甚至可說常有。每當病毒感染一個人,病毒會不斷複製自己的基因組;在每一次複製的過程中都可能會出現微小的變更;每個小變更都可能令病毒變得更具傳染性,但也可能令病毒變得更弱。只不過後者既然沒甚作為,往往不會被人發現,也會被自然淘汰。但前者因能感染更多人,或者令病人病情更嚴重,甚至令曾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再受感染,變成不同病毒變異。被感染的人數愈多,病毒複製的次數就愈多,出現更強病毒變異的機會也愈大。所以病毒變異多出現在疫情嚴峻的國家和地區,換句話說,疫情控制不好是增加病毒變異出現機會的最大原因。

雖然有報告指一些被廣泛應用的疫苗對變異病毒株仍然有效,但中和抗體的份量確實比應付原病毒株的少,而且所有數據還需要時間和實體觀察去驗證,將來會否出現令所有疫苗都束手無策的病毒變異還是未知之數。當然,也有藥廠已經開始研發針對變異病毒株的疫苗,但始終還得需要跟時間競賽。

3.全球大多數人接種到疫苗嗎?

如上所述,世界各國對疫苗接種差不多都以「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去處理。有囤積疫苗的,有禁止出口的,有歧視標籤的,有進取不懈的,有靜待觀望的,當然也有無助受窘的。

接種疫苗抗疫並不是可以慢慢等待全世界人完成接種就能完事的,從上述討論得知,疫苗抗疫是有時間性的。就個別國家來說,廣泛接種疫苗的確可以紓緩本土的疫情和減少嚴重個案以至死亡的數字,但疫苗抗體始終會有失效的時候,如果其他地區的疫情還是控制不好,就只會繼續有新的病毒變異出現,到頭來,即使接種了疫苗的國家,也難保疫情不會再反彈。尤其在如今全球化的年代,只要關口一開,好像香港經歷過四波疫情的情況,還是會再出現,如是者全世界的疫情還是只會不斷繼續循環落去。

提供適當誘因促接種

阻止新冠病毒繼續擴散,也是阻止新冠病毒變異出現的唯一辦法,就是減少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例。若大流行初期大家都願意決心各自清零,不但死亡人數可以減少,即使疫苗未出現,民眾也許早已可以回復正常生活。如今全球疫情還未受控,唯有寄望疫苗,但不能再錯過時機了。一方面要支持全球疫苗的推廣,愈快愈好,愈廣愈好,至少可以令世界大部分地區在疫苗的有效保護期內紓減疫情;另一方面繼續公共衞生的防疫措施,減少人傳人的機會,也減少病毒變異的風險。

回到香港,單靠市民的接種意欲去推廣疫苗,最終也只會再錯過時機。為市民提供適當的誘因,想市民之所想,以方便大家回復正常生活為大前提,成為盡快重啟經濟和社交活動的第一步,政府應多作考慮。否則,待他日當世界重開時,我們還沒有免疫能力。

撰文 : 天峯醫生

 

[信健康] 疫下疫苗接種狀況,支援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