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會更好

青斯 | 2021-05-15
萬物均有相對性,黑暗的晚上才見到微弱的星光,為人引路。(作者圖片)

近月來令人不快的事太多,每次聽羅大佑的《明天會更好》(台灣歌星版)時都會有莫大感觸,但聽到合唱段,又會受那無比的能量感染,振奮起來。好歌不厭百回聽,引發共鳴的還有《東方之珠》、《皇后大道東》等歌!看窗外的夕陽,知道瞬間就會夜幕低垂,帶來東方之珠璀璨夜景,又聽到羅大佑在問:「……東方之珠我的愛人,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我在尋找已逝的香港情懷,還是冀望自由空間請你歸來,再伴我們一會?

香港多年來都受兩岸關係牽動,我們這幾代人也在漩渦中感受那起起伏伏。「雙十暴動」後不久,我來到世上。當時我家離暴動地點不遠,可看到街上的暴亂情景,感受緊張氣氛。一年後我們遷到元朗鄉村居住,沒有直接受「六六騷亂」和「六七暴動」影響,但並非能置身事外。1967年之前,每逢「雙十」,村裏家家戶戶都會掛起青天白日旗。那年代紙製的青天白日旗會隨着「雙十」那天報紙派送,亦有團體在酒家大排筵席慶祝,花牌隨處可見。不過這種「雙十」情懷慢慢地冷卻下來,換來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聲音,這是鄰村的擴音機,每天從早到晚播放《東方紅》、《我的祖國》等歌。在「六七暴動」期間元朗市區也出現過土製菠蘿!「六七」後社會進入復原期,接着而來是七八十年代香港的經濟起飛。

1975年我進入港大時仍那麼天真,覺得上山下鄉的知青真偉大,也到過湖南韶山毛澤東故鄉等革命聖地!直至打倒四人幫後被揭出來的真相,打倒一大個昨天的我,才哀悼火紅年代的逝去,回歸現實,全部精力放在行醫上。直至八九「六四」激起港人的強烈反應,跟着的是玫瑰園計劃推動經濟發展,迎接九七回歸,回歸幾星期前,我應邀到吉隆坡作外來考官,一位在英國受教育的華裔麻醉醫生接待我,大家談到香港回歸和街道名稱,他說吉隆坡的街道名稱早在大馬獨立後就全改了,我問原因時他說「國家驕傲」。我相信現在的二次回歸也和國家驕傲有關吧!

渺小無助

人是那麼的渺小和無助,一切無助感都透過情緒顯露出來。人要懂得處理感性的和理性的自我,佛教就是讓我們放下負面的情緒,剩下正面和理性的我。我對自己這感性表現失望嗎?這也是認識自我的過程吧!馬丁路德金說:「只有在黑暗中才見到星光。」說明認知的重要性。

地球的轉動,沒有永遠的晝夜,就是希望之源。法國大文豪雨果說「即使最黑暗的夜晚也會結束,太陽終會升起」,這給予所有人希望。萬物都有規律,也要改變看法,明天才會更好!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