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的孩子

侯鈞翔醫生 | 2021-06-14
著名的「白衣大使」南丁格爾,當日在戰壕中慰藉無數傷患,士兵在戰火的催逼下,飽受驚嚇而生存下來,肉體卻受着痛苦而煎熬。在那些醫療物資和器材缺乏的上世紀,這批少不更事便上戰場的年輕人,遠遠看到提着燈、披着長袍的南丁格爾走過,當時無法走近的人,只能親吻地上她的身影。

「吃了早餐嗎?」

黎姑娘邊幫我登記好資料,一邊提醒我一些捐血前後的細節。之後給了一包司各脫軟糖,這是我從小到大最喜歡的糖果。黎姑娘不斷說:「好好味,好有益㗎。」

當我急着要坐上抽血椅時,黎姑娘連忙說:「仲未得,要飲杯暖水先。」

那天第一次相遇黎姑娘,她自我介紹:「我姓黎。」我搭嘴:「黎明嘅黎。」戴着口罩的她笑了:「我邊有咁叻?」

我想即便是天王,沒有這種愛心,也不能做好這份工。這是一種天賦,能讓人放鬆,令人就像做回一個孩子。

我想起我的姑媽,她也是護士。

小時候,很多次發燒不舒服,都有她的身影出現。姑媽打針從來不痛,我和他的兒子年紀相若,很多時買衣服,也會買一套給我。對我,有如對自己的孩子一樣。

長大後當了醫生,每次見到姑媽,總想起孩童的事。姑媽每次都咧嘴笑了,「你現在識嘅比姑媽多得多了。」

黎姑娘交代好所有細節,最後把一小瓶鐵丸交給我,然後是一般服食鐵丸的叮嚀。

人的溝通是很奇妙的事,我當然聽得出她不是例行公事地說。那刻,我感到她是很想我聽得清楚、聽得明白。因為,換了是我,這也是我每天的工作。

生老病死,會不會生厭和麻木?不少人問。不會的,若真的為對方着想,每個病人,都是一個不同的生命。

這個世界,總會有一種人,能讓自己感受到母性的關懷,而心情變得柔軟。

就如著名的「白衣大使」南丁格爾,當日在戰壕中慰藉無數傷患,士兵在戰火的催逼下,飽受驚嚇而生存下來,肉體卻受着痛苦而煎熬。在那些醫療物資和器材缺乏的上世紀,這批少不更事便上戰場的年輕人,遠遠看到提着燈、披着長袍的南丁格爾走過,當時無法走近的人,只能親吻地上她的身影。

在病患的日子,這已能帶給心靈極大的安慰。

作者為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捍衛健康非難事,專科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