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漢子續集

黃琼英醫生 | 2021-07-22
在抽取第三泡膿的同時,黃琼英醫生注射造影劑進入患者的膿泡(fistulogram),嘗試追蹤膿腫的源頭。

上回提到,斐哥患上膿胸,用了兩條引流管後,仍有一泡膿困在左胸頂端(見7月8日〈鐵漢子〉一文)。

斐哥接受抗生素治療和放膿後,仍然整天躺臥床上,從前左腳骨折裝上鋼板的位置,站立時感到非常脹痛,所以沒精打采,他的左膊頭隱隱作痛,胸骨左邊第一條肋骨、胸骨和左鎖骨接壤的位置腫了起來,按下去觸感像踏在濕潤的泥土上,這個地方包含了胸骨、肋骨,以及鎖骨與胸骨的關節(胸鎖關節),斐哥說那裏只是舊患,對他沒什麼影響。我卻認為全部痛楚跟膿腔必有關連。我找來骨科醫生評估他的左腳,骨科醫生認為鋼板無問題,關節沒有積膿,不用動手術。

大部分膿胸都源自肺炎,斐哥做了電腦掃描檢查肺部,肺組織完全沒有肺炎跡象。而且支氣管內視鏡檢查,左邊支氣管亦沒有發炎或腫脹。當時他沒有任何胸、頸或膊頭損傷,那麼感染的源頭在哪裏?我和放射科醫生商討,在抽取第三泡膿的同時,注射造影劑進入膿泡(fistulogram),嘗試追蹤膿腫的源頭。果然,膿液是來自胸鎖關節及左膊頭。關節含膿發炎脹大會令患者非常痛苦,但膿液在斐哥體內形成了小隧道(fistula)讓膿液流到胸腔,反倒紓緩關節痛楚。PET-CT顯示胸鎖關節發炎非常嚴重,必須用手術清除枯骨和發炎組織。於是找了兩位外科醫生操刀,切除整個胸鎖關節和部分左邊肋骨。斐哥的身上餘下一個凹位,外科醫生就移植了左胸肌肉填補這個洞。手術後,斐哥的膿胸消失,左肩和左腳的痛楚亦隨着抗生素治療好轉。

臨出院前,斐哥突然記起一個多月前手指曾經擦傷。他不當作一回事,剛止血,沒有替傷口消毒便戴上陳舊的勞工手套繼續工作。傷口過了一星期還沒癒合,但他期間繼續使用污糟邋遢的手套。我們都相信細菌是由傷口入血,繼而引發關節炎及膿胸。他自嘆自己儘管是鐵漢子,亦差點因小小的細菌掉命。有鑑於此,我們以後真的要多注意衞生啊。

作者為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胸肺健康非難事,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