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樂之二

青斯 | 2021-07-24
懂得感恩、寬恕和欣賞,就能放下,找尋生活新機遇。(作者圖片)

我家屋旁有塊水稻田,相信村內早期有更多水稻田。記得有一年見到農夫帶着一頭牛在那裏翻土,跟着灌水插秧種水稻,到收成時見他們把禾都紮起來打穀,數天內就完成了,那是在書本外首次見到,亦和書本的描述一模一樣。不消幾年那塊田就荒廢了,雜草叢生,成為我們玩耍之地,下大雨被浸時,晚上水裏的青蛙和陸地的蟾蜍就會奏起田園交響樂,你一言我一語,慢慢地引導其他的青蛙和蟾蜍加入這大樂團,加上零星的插水聲和狗吠聲,響遍整個晚上。那些蟾蜍隨時跳進屋內,望着牆上的蜥蜴,足以嚇我們一跳!

尖酸刻薄

童年對吃的要求不大,有次剛替媽媽煮好飯就趕着回校上課,媽媽立刻從廚櫃拿點豬油放進仍冒着煙的飯裏,拌上豉油和豬油渣,就是一頓香噴噴美味的午飯。雪櫃要到我上中學時才出現,以前家裏人多,每餐飯不會吃剩太多,若然是新鮮肉類,放多一點鹽,放在通風地方就可儲存較長時間,可以沒有雪櫃。要吃冰凍西瓜或飲品怎辦?當然可到街市買冰回來,但自從掘井後,這事就易辦。井水總是清涼的,把西瓜放到井裏,晚飯後撈起來就可以吃,若水位過低時,撈西瓜也是挑戰。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更美好的事也會終結,住了21個年頭後,我們和這間屋緣盡了。先談緣起吧。那些年的做法,是向地主租地建屋自住。那個年代蓋建的所有房屋都被劃定為臨時屋,在理民府登記冊裏,爸爸擁有這臨時屋的牌照。由於這非丁屋,不受700呎面積及27呎高度限制。後來政府不再發臨屋牌,令臨屋牌忽變得有價值起來。

這事在我大學三年級那年發生。因租約期滿,地主要收回土地,重建房屋賣出圖利。當時我們家境比以前好。習慣偌大的生活空間,且有難求的臨屋牌在手,所以不願遷出及垂詢買下土地的價錢,被地主斷然拒絕。在談判期間,關係跌至冰點之下。地主當時在村口經營士多,日常也會遇上。

地主夫婦向來說話都帶尖酸刻薄兼勢利嘴臉,再加上這些矛盾,我們都避之則吉,但他們卻懂挑動情緒,路過我們家時,就對我們破口大罵,令我們情緒也高漲。面對步步進逼的地主和激進的兒女們,爸爸選擇了妥協,後來他也未有多作解說,可能害怕在法庭上會失去更多吧!就這樣我們搬離了充滿童年回憶的地方。

回望的心情和當下的心境肯定不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世事無絕對的對錯。最重要是懂得感恩、寬恕和放下,繼續上路,找尋生活新機遇!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