灑脫與現實

青斯 | 2021-09-04
爬上小丘在丹霞地貌前留個瀟灑影像不難,現實的考驗倒在下山之時。(作者圖片)

朋友問我家在港島工作卻在沙田,會否覺得遠?20多公里的路程確是遠,但大學裏住得比我遠者大有人在。讀小學時那種聽到上堂鐘才急步回校的幸福不再。讀中學時每天往返學校的路程要用上3小時,令我從小就對距離習慣了!

要到位處九龍的學校上課,先要到距家兩公里的巴士總站。這一刻鐘的步距,踏單車5分鐘便可到達。半世紀前未有巴士服務各村落,有人把被稱為「獅子頭」的小型貨車改為載人載貨兼用,行走大棠路各村落,收費一毫。乘客要站在貨斗上,有時還站到尾板上,險象環生。由於沒固定班次,不適合趕巴士者,單車便成為我最佳拍檔。回想半世紀前的冬天還真的是冬天,天未亮就要踏單車,頂着刺骨寒風,忘掉臉有多冷手有多冰去趕巴士,也算是意志的訓練,更有膽量訓練。

那時大棠路雖是柏油路,但維護得差,路面僅夠雙程單線行駛,而單車也在馬路上走。馬路兩旁有一呎闊的行人泥路,雨季時就滿布泥濘,柏油路也會水窪處處。馬路比行人路高少許。試過兩次放學回家,後面駛來的貨車超越我時太貼近我的單車,把我和單車逼到馬路邊位,失去平衡連人帶車跌倒地上,幸好和貨車沒有直接接觸,只受到皮外傷,反而單車損壞較大,也沒驚動警察。

望天打卦

乘巴士到九華上學的選擇有二,16號沿青山道走,經洪水橋藍地新墟荃灣到九龍,26號經錦田石崗大帽山荃灣然後九龍。我情有獨鍾26號巴士,班次20分鐘才一班較疏,但因中段不多乘客上落,所以較快。從石崗上大帽山斜道大,間中巴士去到山頂時引擎過熱,不能行駛,這時就要望天打卦,因無線電話未面世,荒山野嶺要巴士公司派車來接絕不容易。就算能轉乘下班車也會遲到。而遲到者必先向副校長解釋才能進班房。那時有幾位高年班同學也住新界,間中在巴士拋錨時會遇上,算有個伴!

中學有篇文章描述作者冬天溫習時,發覺弄得自己太舒適反而不能專注,這句話一直惦記着。時移世易,高速公路取代青山道,大棠路因紅葉成打卡熱點,又有雙層巴及小巴行駛。人也會變,以前的灑脫,不介意住得遠,覺得距離可助把工作和生活分開,放下工作煩惱才回到家,兼可靜觀外在世界的轉變。工作地方常會變,但舒適住處難求,不會輕言搬遷。年長了,精神體力視力都遜於前,見到別的車都在我的左邊超前,我知該駛回左線了,遇上塞車那20多公里的路程又確令人累透,灑脫和現實又是兩回事!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