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兄傅浩強教授

侯鈞翔醫生 | 2021-10-04
一粒麥子落地,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傅浩強教授畢生作育英才無數,照亮人類進程。他有句話,成為了他自己以至後輩發聾振聵的有力鞭策:「如果你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

青春,我以為我不會遺忘。但怎會轉瞬間,就白了少年頭?歲月,不是溜走的,是被一點點偷走的。人,總是在驚覺中,看到自己青春的流逝,抓不着,回不了頭。

悲白頭, 我們總會想到明天重新來過,睡醒又是一條好漢。只是,夢想永遠是那麼遙不可及,想做的清單日復日地堆積。明天,有更多未完成的心願,或者,還有很多的事情,想重新來過。

青春,是上蒼對凡人留下的一抹嘲笑。因為,我們根本沒可能追求青春。軀體,只是一個今日比昨天更衰敗的身體。所有生物,都在每天邁向衰老,或者死亡。

我們只會在無法逆轉時,才醒覺:青春,只能用作憑弔。抬頭看到牆上的自己肖像,下邊有出生日期;活到今日,每天,為這個已經逝去的「我」獻紮花,或哼首輓歌吧。

為此刻仍然微暖的掌心竊喜,還有心臟在跳躍,血液在流動。

過去的日子,已逝去如冷冰世界,前面的未來,觸不到摸不透,冷漠地等着我們去開發探索。

有些事情,你努力做過了,還能再做一次,Mou ichido?去過的風景,還可再去?愛過的人,還再能愛一次?

2021年9月星期五,新冠辛丑年秋分,吹來一陣凜列肅殺。北美傳來大學兄傅浩強教授離世的消息。

秋風凜凜月依依,往事依依在目,教授舉世知名,不單香港,北美以至全世界,整個球壇,都流露一種無法表達的哀悼。

一粒麥子落地,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教授畢生作育英才無數,照亮人類進程。他有句話,成為了他自己以至後輩發聾振聵的有力鞭策:「如果你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

教授,是的,我還有問題。對於生死,我仍未搞懂。死亡,這麼近,那麼遠;我們短暫的相處點滴,今天仍是這麼近;讓我驀然醒起,你的離去,是那麼揪心的遠;把我心中剩下的思念和回憶,也一併撕裂了。

作者為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思念回憶古人,健康資訊可分享!【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